_(:з」∠)_

【黄蓝】致失忆自己的一封信

·原梗来自哪个CP的吧里来着艾玛我忘记惹

·写着玩玩…而已

-----------------------

如果你打开了这封信,先想一下,你叫什么,你要干什么,你潜意识的感觉是什么,黄少天是谁。

如果你只想起了“荣耀”,你已经又失忆了。 


放心,这不是第一次,所以才有这封信。

而我就是你。

如果不相信,请写几个字对比一下。

现在你应该相信了

以下是你失忆前整理的笔记,请务必遵守:

1、大多数人都喊你蓝河不过你的真名叫许博远(扯证要用),蓝雨的附属公会——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

2、五大高手除了你之外还有春易老,入夜寒,曙光旋冰,笔...

【黄蓝】电光火石(下)

·不行了字数超太多就这样吧

--------------

  火锅一时爽,发烧火葬场。

  蓝河拧了拧冰凉的毛巾无端想到,但又或许不是火锅的问题而是对方过来的时候就受凉了,他把毛巾叠成四四方方的一小块然后轻轻放到黄少天的额头上。

  两个人一顿火锅吃下来都撑得要命,吃完后跟两只大花猫一样窝在沙发上,一个打荣耀一个看电视,再晚一些的时候黄少头就睡着在沙发上了。蓝河无奈,只好帮他脱了外套和裤子,然后粗略地拿毛巾给他擦擦脸就把人塞被窝里。

  然后第二天,他就发烧了。...


【黄蓝】电光火石(中)

·每天维持着刷叶蓝-码黄蓝-舔蓝河三点一线的日常

·文力太低没救了

-------------------

  下午是被阳光和休息填满的抱枕,这些之中并不包括要听一个人念叨一个下午。

  蓝河有些焦头烂额地看着黄少天,对方毫无自知地拿起水杯又喝了一口然后淘淘不绝地再次讲起来了,一个小时之前他讲的是港式茶点——从虾饺凤爪讲到叉烧肉,一边说着一边咂着嘴巴拉着蓝河的手问他什么时候去吃;半个小时之前他在讲他过来的路上被一个女粉丝给认出来然后乱七八糟地扯了无非就是“看本少多厉害那人气果然不是盖的”之类一下省略八百字暂按不表;五分...

【黄蓝】电光火石(上)

·考完试回报社会,傻白甜注意

----------

  黄少天得了重感冒,抽着个鼻子哑着嗓子,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可怜兮兮的。喻文州看不过去直接给他放假让他休息好了再说,黄少天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同队的有几个都被他传染的有了感冒的迹象。

  这般思前想后,干脆跑到蓝河家。


  就跟突然收到意料外的礼物一样,蓝河在一天早晨的时候收到了名叫黄少天的大礼。


  “锵锵——”一早就听到门铃声,蓝河放下手边的活儿跑去开门,还没看清对方的面容就被抱了个满怀。...


【黄蓝】第十二年的消失不见

·粘着系+初音未来的消失的梗

------------

  第一年


  黄少天到G市的第一年,孤身一人又郁郁不得志。

  他的梦想成为一流歌星的御用词人,可是此时却连三流歌星也不搭理他。偶尔发几篇歌词到网上也是以几十块钱卖了出去,除此之外他靠在便利店打工赚钱,微薄的薪水完全不够在这种繁华大都市中生活下去,他过得穷困潦倒。

  租的房子破烂不堪加起来连10平米都不到,房东仁慈看他一个人南下打工辛苦,每个月几十块钱就租给他。

  房间内有一台老旧...

【黄蓝】孱天

·黑手党paro,bug别计较

·没有后续((逗

-----------

   在这里,纬度超过北回归线的地方其实到了夏天都是差不多一样热,没有什么哪里更凉快的说法,有的只是哪里暂时更凉快。一场雨下过后更是为空气增添几重闷热。

  梁易春有些烦躁地扯着出门被妻子扣紧了的风领扣,脑袋放空一般晃过干道,风刮过耳边带来一阵呼啸的轰鸣,间或夹着几声迅速嘶叫的枪响。

  这个地方一开始还会有训练生在这里打几枪,到再后来新建成的训练场投入使用后,这块地就没有再去用了。...


【黄蓝】大扫除

BGM-大扫除

已经交往设定

小段子而已

----------------

  十二月已经是冷得不行的温度了,但是还不是下雪的时候。

  被窝是埋葬大好光阴的坟墓,随便滚几下就荒废了一个上午,迷糊地在起与不起之间做着单选题,这可比生存还是毁灭要深奥得多。

  不过已经十二点了呢。


  蓝河不乐意地把整个脑袋都埋在被窝里,嗅着里面温热的气味,这是活脱脱的勾引啊,这么想着还是冒出个头。

  正好与蹦跶到他被子上的虎皮猫对了个大眼瞪小眼。

  “也只有你这个时...

【黄蓝】拔剑出鞘

习惯性先在word上码完发现lft无法粘贴了次奥……

看到最近好多(并不)黄蓝觉得太开心了也来一发。

这是一锅火锅……炖的是狗肉((那也是肉


【叶蓝】锦鲤抄

-看名字就知道结局系列

-脑洞源自银临大大的<锦鲤抄>

-作者文五渣,OOC是一定的

---------------


  一


  “我与你说了多少回了,切莫随意变成这般模样,你这模样若是被旁人看去了怎生得好!”

  一身蓝布衫的男子站在塘边,满脸怒容厉声斥道。


  “左不过落几句混话,那么在意做甚么。”

  另一人却是一身花花绿绿的衣裳打着一把大红色的伞,一身扮相另类得紧。他坐在假山上,支手敲了敲烟管,回答得风轻云淡。


  “叶修...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