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ALL蓝】大菠萝04


1.有啥可以给人清新自然的蓝受CP吗…比如触手蓝之类的
--------------------------------------------------

【小同志。】
【小同志?】
【喂喂,我说…该起来啦。】
【诶…要不咱商量个事哈…我不喊你啦,不过吸口血当交换怎样?互惠互利哦。】

好烦……谁要给你吸血你以为是吸吸果冻吗?

【喂…不是吧…这都起不来啊!】
【小同志你再不起来就当你默认了哦…】

默认你个鬼啊,你以为你是什么…吸血鬼吗白痴!
等,吸血鬼……?

这三个字仿佛一个电池,啪叽一声连通起来,从正极出发路过开关用电器最后进入负极。
脑回路顺便变得明亮通畅起来。
蓝河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走马观花地回顾了一遍。

从他回答“会”之后,卢瀚文就念叨了一句“还有一年”然后两个人就谁也没再提过这件事,这不禁让蓝河觉得之前那个病娇的卢瀚文只是自己一时的幻觉。
或者昨天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的幻觉罢了。
蓝河带着这些复杂得如同纠缠一起的头发一样的情绪慢腾腾地睁开眼睛。

“哟!”
一睁眼就看到一个抽着烟的男人站在他床头吞云吐雾中,身上的校服跟他的举止完全不搭调。
“醒来了呀,我还想着这样都不醒那要怎么样才能把你喊醒呢。”
男人的容貌隐匿在缭乱的烟雾当中,看不真切。
蓝河单手撑起身,伸手够到床头的闹钟,时针正在漂亮的花体的2和3之间。
“现在还是凌晨啊……”蓝河看到时间有些想钻回温暖的被窝里。
男人用食指中指夹住烟,懒洋洋地说:“敬业点啊小同志,我们可是吸血鬼啊,哪有吸血鬼大白天地跑出去上课的呀——我们是夜间部啊知道不?”
蓝河起床气还残留一点,不由气鼓鼓的反驳,“不要喊我小同志,我叫蓝河啊好吗!”
男人的脸终于拨开云雾露出来了,有些虚胖的脸,脸色苍白,哪有吸血鬼那种线条美。
他说:“哦,老蓝啊。”
“老什么啊!我还没你大呢!”
“呵呵。那就小蓝呗。”男人不以为意,说完又重新把烟叼回去,“快点换上衣服,牙刷啊什么都备好了记得快一点啊。”
说着,拿手指了指床边的凳子,他脱下去的衣服不知为何变成了一套颇具英伦风格的校服。
蓝河冷笑,心想我大天朝的校服比这个不知道英俊多少倍呢。

等蓝河全部弄好下楼去的时候,大厅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昨天的红发小辫子,名叫张佳乐的吸血鬼第一个看到他,然后随手一抄,扔过来一个东西。蓝河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接。
是一个红红的蛋糕。

“红枣的。”张佳乐笑得露出牙齿,一旁的卢瀚文指了指身侧的茶几,“吃完了这里还有。”
蓝河抿起嘴唇。红枣补血嘛…他懂的。
“还有红枣酸奶。”
“……”
如果有来生,请让他成为一颗银子弹吧。
蓝河撕开包装纸,泄愤似的咬了一大口。

等蓝河吃完那个蛋糕,几个人才走出去。
蓝河留了个心眼,发现这个门并没有上锁。
他把思绪收回来,然后看向门外。
一辆黑色加长。
-tbc-

评论(5)
热度(54)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