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ALL蓝】大菠萝03


1.我好想写乐蓝呀妈妈
2.是游戏走分支还是tv走剧情啊妈蛋
------------------------

蓝河回到自己的屋子,他扶着贴了淡黄色复杂花纹的墙纸的墙壁,一时半会儿还没法理清思绪。
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

卢瀚文跟他说了不知道有多久的人物简介,但他其实并没有怎么听进去,他的关注点全部集中在了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在这儿上。
之前有签过协议,自愿入读荣耀学院。签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如果违约了会怎样。
死都说不定的。

“在做什么?”
突然有个声音说道,蓝河顺着望过去,门不知何时被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男人,是自己之前没有见过的…不,卢瀚文做介绍的时候有说过。
“安文逸…?”蓝河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嗯。”安文逸点头推推眼镜,“陈姐让我通知你,晚饭时间到了,你是下来一起还是要人送上来给你?”
听完这句话,蓝河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桌红艳艳的吃食,这不禁让他打了个寒战,他摆摆手。
“不,不用了…我不是很饿…”
“不行。”安文逸回绝道,“虽然你有不吃的权利,但现在你的身体必须好好调养——你的健康可是跟我们有关系,毕竟谁也不想喝有病毒的血。”
蓝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他并不是谁的食物,也不会成为谁的食物。

“最好不要想着离开这里。”安文逸像是看破了蓝河的想法,警告道,推了推眼镜然后转过身去,“晚餐会待会儿送上来的。”
蓝河一下子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样瘫倒在床上,最后选择把整张脸都埋在枕头里。
一个下午,一个下午就要他接受这些他从前完全没有接受,甚至没有想过的东西。是接受。还是抗拒。

“啊啊好麻烦啊!”
蓝河嚷嚷大叫起来,但这种软绵绵抱怨的话得不到回答而显得非常无力颓废。
眼一抬,望向床头的钟。八点了。
翻了个身,变成面朝天。房间的装潢跟印象中的中古城堡没有太大差别,包括内里也一样。

【不好意思请问有人吗?】
突然听到一阵阵“笃笃笃”的敲门声,紧接着就是一个温和的声音。
“请进。”蓝河坐起身,看向门口。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门口站了一个单从外貌上来说大抵十八九岁的少年,手上端了一个盘子。
“这是晚餐。”少年长得眼熟,蓝河仔细地回想起之前的介绍,一边想着一边下床从对方手上接过来。
“谢谢你啊。”蓝河笑起来,一对酒窝若隐若现,“乔一帆…是吧?”
被喊到名字的前面一愣然后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是的!”
蓝河端着盘子然后笑着打算把盘子放在书桌上,突然放在书桌柜子的装饰用的瓷碗突然往下掉。
蓝河一下子愣住了,他惊疑地发现柜子上的所有易碎的东西都处于非常危险随时都要掉下来的位置,有人要害他。
他后退一步,瓷碗砸了下来,然后落在地上碎成一块块的碎片。
乔一帆连忙走过来,“没有事吧?”
蓝河放下盘子,然后摇头,“没有。”

“差一点啊,否则到时候蓝河哥哥身上可要沾满鲜血了呢。”
蓝河正想说话,这时卢瀚文的声音突然传来,蓝河无意中发现在提到鲜血的时候乔一帆的眼神变得奇怪起来…有些发红。
乔一帆扭过头扔下一句“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就急匆匆地,大概可以说是慌不择路地跑了。
达到效果的卢瀚文心满意足地笑起来,他走过去帮蓝河拾起地上的碎片。
“锋利的东西容易让人受伤啊。”一边说着一边在手上划开一道口子,跟常人无异的鲜血流了下来。
蓝河有些心虚地蹲下身,低着头。
人本来就是脆弱得要命的动物啊。

突然眼前出现一只手,放在蓝河的心口上。蓝河惊讶地抬起头,看到卢瀚文半跪在自己跟前,嘴角勾着有些孩子气的弧度。
“呐,蓝河哥哥,你说,如果我就这么刺进你的胸口你会死吗。”
蓝河这才发现他的手上还握着瓷碗的碎片,真要到了要死的时候蓝河却淡定得不得了。
他看着卢瀚文然后笑了起来。
“会。”
-tbc-

评论
热度(62)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