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ALL蓝】大菠萝02

1.为了革命,小卢他病娇了
2.注意避雷
--------------------------

如果本文要一个前情提要的话,那一定是:
二十岁无知青年蓝河被其信赖的前辈喻文州卖到乡下做媳妇儿。
如果本文要一个后续概要,那一定是:
蓝河的命运究竟会怎么样呢?

不怎么样。反正怎样都是要死不活那样。
双子座的蓝河自认为他已经秉承了该星座的适应环境的良好能力,事实证明,这个设定在非正常环境下有个鬼用。
蓝河觉得这篇文的走势已经脱离了他预测的纯爱热血校园转而迈向灵异虐恋这样奇怪的方向。

“实在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扎着马尾的看起来非常可靠的漂亮姑娘递给他一杯红红的饮料,这让蓝河生理性地反感起来。
就算有漂亮姑娘作者也没法把这篇文拉回纯爱的康庄大道上了。
有了这个认知的蓝河更是警惕地看着那杯红彤彤的饮料,谁知道那究竟是ABO哪型血还是其他。

“不用担心啦,这是西瓜汁。”
漂亮姑娘看出了蓝河的想法,笑眯眯地说道,然后又转过头去看向红发小辫子和眼镜男,“喂,你们两个也道个歉啊。”
红发小辫子满不在意地道了歉,一旁的眼睛男也温和地笑着说了声抱歉。
根本就不是真心的。
蓝河敏感地察觉到了两个人压根违心的道歉。
虚伪透顶。
明明之前还满嘴自己的鲜血,要不是漂亮姑娘及时出现,他大概已经失血过多了。

只不过现在寄人篱下,虽然是被迫的,但他依然不得不低头。端正态度,端起杯子小小啜饮了一口,的确是西瓜汁。但是甜得发腻。
借着喝饮料的时候,蓝河偷偷瞄了眼他的周围。
以他自己为中心,以屋子的墙壁为半径之内围了让他胆寒的吸血鬼们。
蓝河默默地收回视线,眼观鼻鼻观心。

“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漂亮姑娘笑道,蓝河余光瞅到她的脸上有一层浅浅的红晕。
“好的。”蓝河点点头。

突然听到一串响亮的脚步声。
“咦?我怎么闻到了生人的味道?”
蓝河听着不由地觉得声音恁耳熟。
紧接着——“蓝河哥哥?!”

这称呼一出来,蓝河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是卢瀚文。

蓝河曾经辅导过一段时间卢瀚文的英语,当时却没发现卢瀚文是吸血鬼。只能说遇人不淑。
还没等蓝河说话,卢瀚文已经趴到了他背上。这一下蓝河吓得连忙转过头,生怕一个转头就看到了对忙尖利的獠牙还有通红的双眼…啊只有喝了血他们的眼睛才会变成红色。

“蓝河哥哥是今年的新娘呀?”少年音清脆好听,但是说出的话却猎奇得不行。
一边说着,少年人的头发蹭到了蓝河的脖子。
下一秒,少年人松开了他的脖子,同时也松开了他岌岌可危的HP,原因是漂亮姑娘把他扯下来了。
“啊陈姐…!”卢瀚文吐吐舌头,笑了起来,笑完之后又看向蓝河,“大春前辈有跟你交代这里的事情吗?”
“……”
大春可是一个老实人啊你们怎么忍心让他来说出这种残忍的事实!?
虽然这么想着蓝河还是诚实地摇摇头,“没。”
闻言卢瀚文眯起眼睛,“那你跟我来吧。”说罢拉住蓝河的手腕,“可以吗?”
这分明在说你敢拒绝试试看呀,蓝河学着卢瀚文也眯起眼睛,“行吧。”
话音刚落,离得近的几个人有些惊讶地看向他,眼神像是在看壮士上战场。
卢瀚文蹦哒着走在前面,蓝河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
趁着楼梯转角的时候,蓝河耳畔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小心点。”

蓝河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发现没有任何人。
见鬼了。
对方声音是懒散又漫不经心的男音,听起来还有一些含糊不清像是含着什么东西说话一样。
“怎么了蓝河哥哥?”
“没…没什么。”蓝河收回目光,复又看向卢瀚文。
虽然这么说显得自己太过弱小怯懦,但是。
现在这个地方他唯一熟悉的就只有卢瀚文了,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自信,但蓝河就是偏执的愿意相信卢瀚文不会害自己的。
希望男人的直觉也能和女人的一样灵验。
-tbc-

看看今晚能不能撸出病娇小卢吧_(:з」∠)_

评论(12)
热度(60)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