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ALL蓝】大菠萝01


1.大菠萝(DIABOLIK LOVERS)的捏它段子
2.为了避免爬墙而随便写写的东西,请不要在意
3.不造还有没有后续
---------------------------

蓝河觉得自己被骗了。
可就算被骗了他也不能生气这是要怎样。

蓝河顺了顺自己有些紊乱的呼吸,抬眼看向正一脸警惕地看着自己的红发男人,然后后退几步,“不好意思我敲错门了!”
正当他想就这样走掉的时候,红发小辫子的男人突然伸出手抓住了他,“开什么玩笑,这方圆几里恐怕只有这一栋房子……这也能敲错?!”

老眼昏花神志不清精神混乱,这有什么不可能。
蓝河低下头默默腹诽,无意间却看到了抓着自己手臂的手修长并且苍白,白得不像是人类的手。

“不好意思我走错了如果打扰到您了真是十分抱歉所以请您能放开我的手吗?”蓝河嘴巴张张合合,而一双眼睛却抑制不住地躲躲闪闪。
红发小辫子望向他余光瞄到的地方,然后笑了。
“说说看谁要你过来的?”
“……能不说吗?”
蓝河有些摸不清对方的意思,但是随便地把喻队黄少的名字说出来总是不太好的。
红发小辫子挑眉,“你觉得呢?”
蓝河沉默了半晌,然后沉痛地开口:“喻文州。”
红发小辫子也沉默了,眼睛里的情绪跟灯幻片一样平均3秒一帧地闪过,最后又变回第一张。
他抓着蓝河的手,“进来。”
“不…不用了…我觉得我找错地方了…”
“没有找错,就是这里了。”
蓝河听着对方不耐烦的语气心里一紧,更是下意识地就甩开对方的手就往外面跑,他甚至都没有想过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他究竟该往哪儿跑。
红发小辫子也没来追,但蓝河清楚地听到了对方夸张的笑声,渗人得很。
这种笑声让他很不舒服,他感觉自己此刻就像
——笼中鸟。

再怎么逃也逃不出养鸟人的牢笼。
这种比喻把蓝河自己都吓了一跳,心里一堵然后眼一花,脚一扭,整个人就直直地预备扑街。

不能更倒霉!
蓝河愤恨地闭上眼,心想摔就摔吧,再倒霉也不会比自己来到这个鬼地方更倒霉了。
不过并没有预想之中十分硌人的地面,取而代之的是柔软的布料。
蓝河先是松了口气,然后惶恐起来。
——他并不是什么言情女主,对于这种事情他也不抱有任何旖旎的遐想,倒不如说,他感受到的只有无边无际的恐慌。
柔软的布料之下并没有人类的温度。
然后他伸出手推开了抱住自己的那人。

“这是谁?”对方顺势松开了他,蓝河看过去,是一个单看外表可以说是文质彬彬的男人,鼻梁上还有一副金边眼镜。
红发小辫子不知何时走了过来,耸耸肩,“喻文州他们送过来的,算起来今年的确该是他们出人了。”
眼镜男点点头,“是这样没错…不过每年的都没有什么效果呢,这个规定还是要延续…?”
“啊啊大概吧……说起来老林你带什么吃的没?”
“麻婆豆腐…?”
“没新意啊老林,偶尔换点其它的啊拜托你!”
眼镜男闻言笑了,然后抬手一指,正是蓝河的方向。
“想要新意的话,可以试试那个?”
被点名的蓝河瞬间挺直了脊背,红发小辫子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这让蓝河恨不得夺路而逃,可是双脚却又像是生根一样扎在原地。
对方的眼神实在让蓝河太过陌生,可是随之而来的恐惧却十分熟悉。
红发小辫子扬起唇角,一步步朝他走过来。
眼睛男微微一笑然后转过身去。

从来没有过的压迫感堆积在四肢百骸当中,像是有什么原本模模糊糊地存在于体内的东西要炸开,意识开始胡乱散开。
眼前的景象突然变回蓝河还在蓝雨上班的时候,天空碧蓝,云层洁白而耀眼。
然后意识开始逐渐回笼,像是一条河支流一样汇聚一起最终流入大海,所有的感觉也如同支流一样汇聚在了一点上。

倒映在瞳孔之中的是红色,红色的辫子,还有黑色——快跟红色成为一体的头绳。
力气开始流失,蕴藏在源源流出的鲜血当中。
蓝河咬着牙默默蓄力,然后猛地推开抱着自己脖子的男人。紧接着腾出一只手盖住被咬出两个小孔的后颈。

还有黏腻的鲜血流出来。
蓝河惊恐又愤怒地盯着红发小辫子。
对方也生气地瞪向他,他的眼睛已经开始慢慢变红,“搞什么啊你!不要突然把人推开啊!新娘①好歹也要有个新娘的样子啊!”
蓝河懵住了,完全不知道对方口中的新娘是个什么鬼东西,先不说他一男人怎么当新娘。
最重要的是对方是吸血鬼,蓝河现在才知道。
听语气对方还跟喻队很熟稔的模样。
这不科学,太不科学了。

脑袋百转千回之间,突然有人捉住他的手,然后有什么湿湿软软的东西滑过他的手心,带走了原本沾满掌心的鲜血。
“就这么浪费不太好啊。”是那个眼镜男。
蓝河这才惊讶地发现原本在他眼前的眼睛男已经不知何时绕到了他的身后。
而那个红发小辫子也趁机捏住他的脖子。

完。蛋。了。
蓝河有些麻木地想着,明天自己大概就成了尸体了。
说不定不用明天,过一会儿就可以了。
-tbc-

①新娘:其实就是祭品。

评论(8)
热度(88)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