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All日向】随便点,标题我们随便点

  *接之前



  >>>>>>

  1 


  难舍难分地道别了音驹事务所的研磨。
  (黑尾:????我呢???)

  日向披上灰色的长袍,长袍的帽边和袖口边绣着银色的复杂的花纹,右胸口处用银白的线绣着代表乌野事务所的徽印,徽印的下方烫银「JAPAN.MIYAGI」。

  「活该没事瞎说自己一米八。」影山斜着眼看着奋力从宽大的袖口中伸出手的日向,过长的长袍套在日向身上像是小孩子偷穿了爸爸的外套。「更像小姑娘偷穿了妈妈的连衣裙吧」月岛嘲笑道,「可以当扫把扫地了。」

  菅原也憋不出笑,两只手使劲地揉着日向毛茸茸的头发。

  「当时申请的时候我就站在那个人面前」日向红着脸撇着嘴,「没想到我写一米八也真信了……」

  「缩小咒呢?」山口老好人,忧心地看着日向。「不行」日向摇了摇头特别无可奈何,「应该是施加了特殊的保护咒。」

  大地把快整个人挂在日向身上的菅原扒下来,拍了拍日向的肩膀鼓励他「没事儿,你赶紧考下初级证就可以换衣服,到时候就能重新申请。」

  魔法师总共分为五个等级。像日向这样是最最多的,新人魔法师:统一灰色长袍银色花纹;再往上就是初级,事务所里月岛和缘下几个都是初级,初级魔法师:统一绀色长袍银色花纹;再之上就是中级,中级魔法师:统一苍绿色长袍金色花纹;中级上面就是上级,规定所有国家公认的具有法律效应的事务所必须有一名及一名以上的魔法师,乌野目前两名在籍上级魔法师,队长的大地和怪物新人影山,上级魔法师:统一褐色长袍金色花纹;除了这四个普遍等级以外还有一个特级,只有才能极为优秀,或者对魔法师事业做出了极大贡献的人才能成为,特级魔法师:统一暗红色长袍黑色花纹。


  日向羡慕地摸着影山的长袍,一边羡慕得想哭一边又嫉妒的咬牙切齿,「等着,我一定会追上你!」
  「噗」月岛惯常嘲讽脸,「上级的必修日向你除了攻击以外其他一个都不行吧。」


  啧,瞎说什么大实话。


  2


  魔法师这职业分类跟竞技网游里面套路一模一样,攻击型的魔法师,防御型的魔法师,支援型魔法师,特殊型魔法师。在现在大趋势下,上级魔法师基本四项全能,当然也有在某一方面特别突出而成为上级魔法师的。
  所以只靠一项不是没有可能,但偏偏攻击型是竞争最激烈的,而且还是人最多的。
  人多也还算了,偏偏各个长得跟运动员一样,人高马大身强体壮敦实有力三头六臂…啊这个没有。总之就是日向没有的优点他们都有了。

  倒是真当运动员去啊!棒球排球足球篮球乒乓球羽毛球世界那么大赶紧去试试,说不定打完发现体育才是真爱呢!
  跪在地上感受到自己的心脏上插了无数把利箭。日向咬着嘴巴愤愤地扫视一圈身旁这群大高个。

  羡慕。羡慕死了。
  可是——

  「哼哼」日向低头冷笑,「我可是要成为小巨人的男人!」
  没有错,小巨人的男人不会轻易低头。日向哼笑,前面哪怕高山大海铜墙铁壁他也要翻越过去。一瞬间他仿佛理解了以前籍籍无名的小巨人的心情,被质疑被嘲笑被小瞧所以才想变得更厉害更强大。

  「人为什么要不断前进努力」,这个世界大多数人选择了得过且过甘于平淡这个答案,但是我不行,因为这不肯妥协的执着,还有这不肯屈服的自尊,它们在逼迫着我,推动着我。我要成为下一个小巨人,我要全世界都知道我,一说起我就会想到「小巨人」这三个字。

  然后让影山和月岛再也不能露出那种臭屁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家伙……在想什么……」影山面无表情地指了指一边,脸上表情和走马灯一样快速变化的日向。
  「不知道,反正肯定在做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月岛愉悦地笑着。


  再放任下去日向可能会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大地蹲下来拍拍日向的肩膀,「日向、日向!」
  「啊!在!」日向慌张抬头,「话说,队长!我的第一次任务是什么啊!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努力!」
  「是青叶城西的委托哦。」菅原掏出手机,打开魔法师协会官方APP「魔法通」然后点开任务中心。

  同样是魔法师事务所委托魔法师事务所吗,什么鬼。

  「日向不是特别擅长飞行魔法吗,想委托日向飞行的时候带一个人。」
  「带人?」
  「对,日向你不是考到了飞行许可证吗。」
  「啊不过,青叶城西不是那什么……」影片突然说到。
  「对啊。话说影山不就是不想当那什么所以才没有选择青城的吗。」菅原托着下巴说到。

  「那什么吧……」
  「是那什么呢……」

  「???」日向满头问号。
  菅原摸着日向的头「日向还真是,除了小巨人以外其他谁都不敢兴趣。」
  大地也笑了,「是啊,偶尔也对其他人关心一下啊,好歹了解一下我们的竞争对手。」说着把日向拉起来,帮日向把长袍扣好,「你去了就知道。……不过他们看到你的魔杖说不定会后悔呢。」
  虽然魔杖的重量变得能一只手可以举起来,但是粗细改变不了,日向斜抱着自己的魔杖。 


  「呆瓜」影山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了长袍,掏出了自己的魔杖。影山的魔杖跟主人长着一样性冷谈的脸,黑钢制成的魔杖,长度跟手臂差不多,粗细跟个指挥棒差不多,底部粗头儿尖。此时这个一副性冷淡的魔杖的主人朝他伸出手,表情一如既往,「抓紧了。」
  听到这句话日向下意识倒退几步,警惕地盯着影山。
这倒退的几步不大,轻而易举地就被影山抓了回来,    「我跟你一起」说着隔着外袍抓住他的手腕,「瞬移咒,你不会。」


  「……」

  要你说!



  ……所以那什么究竟是什么!



评论
热度(26)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