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All日向】标题我们随便一点

*OOC,我是认真的



>>>>>

1

天边泛着红,大片大片的火烧云覆盖住天空,枯萎的树木也一块儿呈现出了迷幻的霞红,潮腥黏稠的湖水仿佛变成橙红色的糖浆。

四五个穿着褐色长袍的欧洲面孔围着湖泊,谁也没有说话,他们默默揭开帽子,看起来最年长的老人掏出一本牛皮卷轴,他轻轻一抛,卷轴掉入湖中。老人从怀中取出一个一人高的木杖,其余人也纷纷从袖袍中掏出木杖,先后开始低声吟唱。

木仗指着湖面,一瞬间黑光大盛,惊的停在枯枝上的乌鸦开始「嘎嘎」地乱叫。但很快,黑光便开始被从木仗发出的白光压下去,碰撞的地方像是炸药爆破了一般,发出巨大的声响。这样的碰撞不知道进行了多久,黑光终于慢慢消逝,到最后成了湖面的水泡,叽里咕噜几下「啪」地沉寂了。



白光和黑光散去,霞光也慢慢褪成深蓝。



「I hope them will never find him」

最年长的老人轻声呢喃,然后重新将帽子带上。巨大的木仗轻轻地挥了挥,下一秒,这里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穿着长袍的欧洲人,没有白光和黑光的碰撞。



只有乌鸦,见证了一切。





2

『每个人都有无限可能,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白鸟泽魔法学院,发现你的新的可能。』





「呜哇哇哇哇哇——好羡慕啊!好帅啊!太酷了吧!」日向翔阳指着投影屏上的现在被轮播最多的广告,「牛岛前辈也太太太太太帅了吧?羡慕!」

「嗯。配音的是天童前辈吧,感觉…好神奇。」影山飞雄站在日向身后,赞同地点了点头。

菅原孝支一手一杯罐装可乐边走过来边说,「是很厉害啊,白鸟泽每年的魔法师合格率有百分之九十一呢,现在魔法师上岗多难啊,普通民众老是闹着取缔魔法师职业,在这种大环境下还能维持高合格率真的厉害。」

「是啊是啊,」日向扯了一个印有唐老鸭的枕头放在自己身边,仰着头对菅原说道「前辈来坐。」

体贴人的后辈真好。菅原坐下来递给日向一罐可乐,空出的手对影山摆了摆「影山的自己拿。」

「嘁。」

「拽什么拽,明明只是个影山而已。」日向小小声嘟囔。

「你个呆瓜你说什么?!」影山怒目。

「你才是呆瓜!」

「啊?!你个呆瓜再说一遍?!」

原本抱着KITTY猫的抱枕的日向把抱枕扔开,放下可乐,一跃起身,「呆瓜呆瓜呆瓜!影山大呆瓜!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你说了四遍……」菅原揉了揉太阳穴,「行了好了,不许吵架,再吵的话我就把大地喊来了哦!」



都已经撸起袖子准备打一架的两个人听到这话跟中了停止咒一样。两个人默默放下袖子,仿佛打算熄火了。如果忽略两个人间眼神的厮杀的话。



「哼!」

「哼!!」

「哈?!!」



「嘿!」突然插进一道声音,泽村大地拍了拍手,突然出现在房间里,身后还带着孤爪研磨和黑尾铁朗。「要打双截棍出去打,在房间里面不许吵架。」

黑尾在大地身后努力憋着笑,一旁的研磨越过大地,像猫一样的眼睛看向他的小伙伴,「翔阳。」

这一声仿佛拥有了冷静咒的力量,日向立马忘记要和影山吵架,一边大声喊着「研磨——」一边扑过去。





哪里来的小可爱。菅原一脸严肃的掏出相机。





「黑尾和孤爪过来是给你送魔杖的。」大地一个眼神制止了自己好友的变态行为,然后推了推同样拿着相机疯狂拍照的黑尾,「给他吧。」

听到「魔杖」两个字日向整个人跟喝了功能饮料似的,兴奋地放开研磨,抓着黑尾的手抬着头眼睛里还闪着星星「在哪儿在哪儿!」



黑尾收起相机,拿出自己的魔杖,黑尾的魔杖非常骚,纯金的。这个世界的魔杖基本从各个魔法师地方协会发放,谁也不知道发放标准是什么,虽然纯金很厉害光是拿出来感觉都要瞎了,但是太重。日向想起自己之前试了试对方的魔杖。

但是可以卖掉。好办法。日向在心里点点头。



纯金的魔杖一挥,日向的头顶空间被划开,没等日向反应过来,一个庞然巨物掉下来砸中他的脸。



「等——」(ちょー)

「什——」(なんー)

「不——」(ふざー)



「感叹倒是把话说完啊!」日向推开压着他的重物站起来,「啊月岛!」

月岛萤不知什么时候现在客厅门口,旁边还站着嘴巴大张开的山口忠。日向这才看向砸中自己的巨物。



「啊」日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魔杖……吗?」

「是。」研磨蹲下来把魔杖扶起来,瞅了一眼笑到说不出话的黑尾决定充当一下解释说明,「是乌养老教授决定的。」



魔杖吗。不。这肯定是什么新型武器吧。日向摸了摸这个魔杖。外表看起来是银的,摸起来凉凉的但是表面凹凸不平刻着看不懂的文字,魔杖非常长,直立起来比研磨还要高,而且还非常粗,大概能和一个成年男性的大腿差不多,底下是尖的,顶端是一个大大的球形。

「翔阳……」研磨露出吃力的表情把魔杖往日向那边推了推,「太重了,快扶住它。」

日向反应过来,赶紧什么双手抱住这个魔杖,有些不相信地看向黑尾,「这真的是魔杖吗黑尾前辈!不会是火箭炮之类的吧,我填的志愿可是魔法师不是重装炮兵哦!」



「的确,日向能拿的住吗都是问题。」月岛走过来,露出一个看矮子的笑容。

「这不用担心。只要能缔结契约,魔杖会自动契合主人的身体能力的。」大地沉稳的解释,「日向你试试缔结契约,孤爪你稍微离开他一下。」



缔结契约吗,「哦哦,」日向点点头,跟个树袋熊一样抱住魔杖。不过到底怎样才能缔结契约,他还一次都没见过,念咒语吗。



「隐藏神秘力量的魔杖啊,显示你真正的力量吧,以日向翔阳之名命令你,契约缔结!」



橙光闪过,什么都没发生。



「呆瓜!日向呆瓜!」不知道生气还是笑的,涨红脸的影山骂道。

「噗,少女吗,十二岁的少女吗你是。」月岛捂住嘴,露出一个看傻子的表情。



「哦……」日向有点丧气,「那就巴拉拉——「停!」」



看不下去的大地打了个暂停的手势。「不用念咒语,你什么都不要想,就握…嗯抱着你的魔杖,精神契合就可以了。」

「这样子。」日向点了点头,然后闭上眼睛。





3

魔法师是代指拥有奇异力量的人类。最早发现是在1762年的英国。

但也有很多人认为这种力量的人应该出现在更早的以前。



之后开始出现越来越多拥有这种奇异力量的人类。随之而来的是魔法师协会的诞生,拥有这力量的只是少数人。而这些人开始联合在一起成为一股非常强劲的力量,慢慢被世界所正视,1946年6月21日正式被认可。



然后魔法师变成一种正当职业开始登上世界的舞台。



这是一个关于爱和和平,成长和青春的故事。



骗你的。





4

「成功了!!!」日向睁开眼睛,兴奋地挥舞着比他还高的魔杖。



「太好了!」菅原高兴地抱住日向,「不过你刚刚在想什么啊?」

「刚刚?」

「对哦?」

「刚刚小不点非常大声地——」

「小黑」

「知道知道。」黑尾闭上嘴,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日向睁着大眼睛看向大地,大地清咳了一声,别开脸。



「。」影山臭着脸。这很正常。

「噗」月岛嘲讽笑,也很正常。



「啊」不知道何时进来的谷地仁花微笑着,「刚刚日向非常大声地:本大爷日向翔阳,将登上舞台,带领乌野魔法师事务所走向辉煌!这么说了。」



「……」日向扭开头。「很好!魔杖也到手了,马上开始任务吧!」



「哇差劲,竟然想装傻。」

「噗……差劲!」

「翔阳本来就挺傻了……」



这群人!日向愤愤。



评论
热度(23)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