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黄蓝】小规模奇迹

·逗比的不能直视了谁愿意相信我原本只是想刷一下蓝河的时髦值啊

·私设成山注目

---------------

  蓝河有一个秘密。
  …当然不是什么真名不叫许博远而叫许勃远这样一听就是自黑的这种,别把他当成二百五。

 

  他的秘密,甚至连他身边的亲朋好友都不知道。
  那就是——

 

  “不是吧人性呢小伙伴!这什么——啊!?”
  蓝河近乎绝望地指着屏幕上穿着平角内裤的倒三角型肌肉男声嘶力竭∶
  “你们…卧槽你们怎么能让我穿成这样?!”

 

  一个戴着黑边眼镜的黑发女人淡定地推了推镜框,用着一副“啊是啊这就是你的任务有问题吗”的口吻∶
  “很棒不是吗,勃远大大征服内衣品牌的第一步。”
  
  蓝河痛不欲生地脸滚键盘。

 

  “别这样啊大大,多少女顾客点名让你出这个的封面的呢说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我觉得挺不错的尝试一下新的风格嘛…突破突破自我。”

 

  许勃远,男,今年2X岁,感受到了人生的恶意。
  作为一个合格的网店的签约男模,他一向尽职尽责地试穿摆POSE然后等待美工大大PS几笔化腐朽为神奇。
  而他主要当的就是情侣衫啊运动衫卫衣这种一看就是给年轻人穿的东西,顺带一提他的身材是根直线。

 

  “说人话啊店长。”
  蓝河抬起头,露出一脸的键盘印幽幽地看向女人。

 

  “呵呵。”
  店长——也就是那个黑框眼镜的黑发女人,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算是回答。

 

  ——“喂喂别老欺负人家蓝河善良啊,自己吃了亏了别去怪别人啊。”
  推门而入的美工姑娘调笑到。

 

  蓝河觉得自己捕捉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有些不确定地望向店长露出一个疑惑的眼神。

 

  “好吧……”店长屈服∶“那啥…给你看个东西…”
  她一边说着一边熟练地输入一个网址,等了几秒那个网页就被打开了。
  “看照片。”她补充道。

 

  “……”
  过了几秒,蓝河转过头对店长施舍了一个同情的眼神∶
  “辛苦你了。”

 

  店长轻哼一声然后伸出手指狠命地戳着照片上面真人般的睡衣ver兵长,戳完之后又换了个地址,打开后继续戳。
  这次是坐在甜甜圈当中的真人版忍野忍。
  蓝河把视线上转看向店铺名……

 

  ——科学已死,少天当立。掌柜∶梵圣御晔。

 

  “科学已死,少天当立。”
  店长注意到蓝河的视线便把店名读了出来∶
  “从店名来看是二,从掌柜名来看是中二。”
  
  蓝河跟着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那个少字读第四声不是第三声吧…?”
  “……有区别吗?!”
  
  蓝河摇头,就是觉得听起来不舒服。
  大概是念他男神——黄少天的名字念多了的缘故。

 

  “这家店……”
  一直没说话皱眉的美工犹豫着开口∶
  “二三次元兼吃啊…cos成二次元的人物出三次元的衣服还真是新鲜的主意……不过最多的好像是荣耀的。”

 

  一句话吸引了蓝河所有的目光,他十分兴奋地凑过去想看看都是COS了什么,结果…

  ——“靠靠靠靠!太太太棒了吧!店主一定是蓝雨粉嗷嗷嗷我要勾搭那个店主…!”

 

  店长和美工纷纷捂住了耳朵,她们深知,这句话已经把罪恶的潘多拉魔盒打开了,悲剧已经酿成。
  接下来三分钟都充斥着脑残粉的各种宣言∶
  “好厉害原度简直破表次奥为什么我之前没有发现操!回头一定告诉大春他们让他们也震撼一下哈哈哈!”
  “…不活了!还活个ball啊我去!这个夜雨声烦……形似神更似啊艾玛男神舔舔!”
  “还有这个郑轩大大!那种懒惰…啊不慵懒的气质!……还有这个宋晓大大也超棒好厉害啊…还有……”
  “诶——?咦——!怎么没有喻!队!”

 

  浏览了那么多页发现没有喻队的蓝河深感不平,大爆手速地点开了掌柜的旺旺。
  
  “卧槽你干嘛?!”
  被一系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吓到了的店长连忙阻止到∶
  “这人可是我们的敌人你干嘛啊喂!”
  “啊……不带喻队玩太过分了,我只是想跟那个店主说偶尔也要出索克萨尔…而已。”
  “……而已?而已!这个人…不,这家店都是我们的阶级敌人啊造不造啊你!”
  已经进化为鸭嘴火龙的店长毫无形象地揪着蓝河的领子。
  蓝河求助地看向美工。

 

  “店长眼红了而已…人家的人气直接甩我们…诶…”美工把网页后退下拉,“天啦噜!甩了我们7988页了哦!”
  蓝河感觉到领口松了松便赶忙也看过去∶
  “销量人气都是第一诶…”
  “我们就是小透明啦小透明,人家可是大神哎哟喂…我们的衣服都太无趣了瞧瞧别人。”

 

  “……”
  店长突然微笑起来伸手关掉了屏幕∶
  “我还在这儿呢亲爱的。”


  ……

 

  在危难时候救场的都是英雄…这大概是骗人的。

 

  当一场女人之间的斗争快要爆发的时候,摄影师大大哼哧哼哧地驼着一个箱子进来了,对了摄影师性别男。
  店长看到摄影师后表情立马改变,乐颠颠地跑去开箱子刀一割然后仿佛里面是金银珠宝一样夸张地“哇”了声。
  美工也颇有兴趣的凑热闹,给了一个跟店长一样的反应…然后三个人鬼鬼祟祟地头凑一起嘀嘀咕咕。

 

  不是说三个女人才是一台戏吗,蓝河忧郁地想着。

 

  半晌过后,店长转过头笑得一脸狗腿∶
  “许许,勃勃,远远~蓝蓝,河河~小蓝蓝~”
  “我已经看见那个小尾巴了店长…正常说话好吗。”
  “……”店长沉默,“好吧既然大家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也就不瞒你什么了…”

  说完就把箱子踢了过来。

  蓝河怀着激动颤抖的心,伸出手去打开那个箱子…
  那一刻,他清楚地看到了——

 

  并不是什么秘密宝物也不是一箱人头。
  而是…黑色蕾丝。
  蓝河觉得他猜到了什么便伸手拿出来,然后强忍着逃跑的欲望把那样东西展开——哥特萝莉式的裙子。
  
  “我会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女孩子的!”
  “我会把你画成漂漂亮亮的女孩子的!”
  “我会把你摄…啊拍成漂漂亮亮的女孩子的!”

 

  三个人前左右地围着蓝河站着,眼睛里迸发出了如狼似虎般渴望的光芒。
  蓝河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末日的来临,于是——

 

  “救命QAAAAQ”

 

——————————————————————————

 

  最后在蓝河不屈不挠的抵抗下衣服被扯坏了,店长只能换个主意,从那天开始,页面底下都多了一句话∶
  “在本市的还可以要求我们的招牌小男模送货上门哟亲还等什么呢!等人送到就任你处置哟~”
  因为这个还无端惹来了扫黄大队……

 

  当然不只这个,之后还有什么裸着上身带围巾,裸着上身带领带,裸着上身穿牛仔裤之类的。
  因为店长觉得蓝河红着脸摆POSE的感觉引人犯罪,虽然蓝河也拒绝过很多次不过最终被“不喜欢这个的话我们可以试试女装或者羞耻pose之类的乐意吗”给驳回。
  这期间,蓝河也问过违约会怎么样,得到了一个“反正你赔不起”的答案。
  跟着销售量一起呈增长趋势的是蓝河日益衰老的身心,古人有云,哀莫大于心死,可他身心皆死。

 

  烦恼得还不止这个,那天回家蓝河就敲了那家被店长说成阶级敌人的店铺,然后义正严辞地问为什么没有喻队,那家店的掌柜是这么回答的∶
  梵圣御晔∶亲,你好,如果您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留言,我们看到之后立即回复您的^^[自动回复]
  梵圣御晔∶哈哈哈哈哈哈[大笑]终于有人发现了哎哟喂我等了几个月了才有人发现嘛,队长的存在力稀薄成这样了吗已经!果然说着喻队我嫁的姑娘都是逗我吧哈哈哈!
  梵圣御晔∶[捶桌][大笑]
  梵圣御晔∶姑娘你绝壁是队长的真爱呀!…不过早出现的话我也不会输那么多钱了哎来的不及时啊如果你早点出现说不定我还可以把队长给你送货到家呢!
  梵圣御晔∶哎哎姑娘你怎么不说话啦…?!

 

  “……”
  蓝河愤怒地一摔键盘∶
  “刷你妹的屏姑你妹的娘啊靠别以为学我男神讲话我就会原谅你了专业打字员嘛骗不了我的哼!”
  不过还是得回复。

 

  Lhhhhhhh∶…我不是姑娘…还有我粉的是黄少Orzzz
  梵圣御晔∶……………=口=…………
  Lhhhhhhh∶没对齐……
  梵圣御晔∶别管它这不是重点你又不是处女座的在乎这种小细节干什么是男人就不拘小节放浪形骸!
  梵圣御晔∶啊对不起敲快了…是放浪心海…
  
  他怎么知道他不是处女座的啊,蓝河一声冷笑。

 

  Lhhhhhhh∶……话题偏离了掌柜。
  梵圣御晔∶话题从没有到掌柜身上过,对了兄弟蓝溪阁的吧黄少NC粉吧?对吧对吧对吧!
  Lhhhhhhh∶……是,怎么了吗?
  梵圣御晔∶哈哈哈哈机智如我!
  梵圣御晔∶咳咳你赚大了哎我要搬家得清理东西我这儿有黄少天亲笔签名的衣服哟要不要要不要,要的话给个地址我直接送你成了就当交个朋友23333

 

  蓝河觉得不可能会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最终委婉地拒绝了对方这个让他很心动的提议。
  对方也没有继续强求,但是却回了一句“没关系我相信拟迟早会穿上的实不相瞒我会算命据我日观天象你最近会有桃花运哟别不相信。”
  当然,蓝河一笑置之。
  心想,你压根就不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怎么算命,拿什么算命拿他的用户名吗。

 

  如果这事就这样了他也不会烦恼,主要是后来这家店主偶尔有空就会旺旺他跟他聊几句,最近还发现了他也是男模还把他认为是的照片给截图下来。
  …而且还真被他猜准了。

 

  从此之后他们的聊天记录就充斥着“小兄弟来我这儿呗待遇好从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如果你愿意裸我们当然也不否定啊来不来”“哎你什么时候合约到期”“我们这里不是我说可有大神坐镇的哈哈哈羡慕吧”之类的。
  这样的对话蓝河总觉得貌似在哪里也看到过。

 

——————————————————————————
  
  几个月后。

 

  蓝河一脸麻木地抱着箱子下了公交车,他觉得在店长的惨无人道的压迫之下活了下来真是奇迹。
  想到这是最后一个订单又开心得停不下来,送完最后一个订单他就可以从卖身的合约中解脱。


  
  “3A3A”
  蓝河一间间地对着房门号,最后在最角落的地方找到了这个门牌,压下脱口而出的“A为什么在最角落”的吐槽,随便抓了几下按响了门铃,不过按了几下都没人开门。
  放他鸽子啊,蓝河郁闷地扯扯嘴角。

 

  蓝河就这么傻愣愣地站在门前面,手上还抱着一个箱子,外面的短袖松垮地要滑下肩膀,蓝河想了想便把箱子放下来理了一下衣服,每次送货店长都会要求他还衣服,大多数是各色西装,偶尔是拉链拉不过胸口的外套和短袖,要么就是低腰的牛仔裤或者就像他现在穿的,大了很多号的衣服。
  XL的衣服下蓝河还被迫穿了黑色背心,衣服这么一穿再加上他长得显小整个人看起来跟十五六岁的没差。


  蓝河瞅了一眼表,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十五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都过去了…

 

  这个时候蓝河终于记起他可以打电话,麻利熟练地按下一串号码,响了几下就断掉了。
  发一个短信通知通知吧…

 

  “我们这里门铃坏了,你吼几声里面就能听见^^”
  “啊…这样吗…”
  蓝河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然后猛然发现那个声音怎么听怎么熟悉,心脏无法停止地高声轰鸣,血液全部往脑袋里涌,蓝河冷汗直冒,觉得现在别回头比较好。

 

  “麻烦你亲自送上门了啊,小许。”
  “……”
  蓝河突然很恨为什么蓝雨要每个人带胸牌的规定,他颤抖着抱起箱子望了一眼一直没有关注过的收货人姓名∶
  “啊…不麻烦不麻烦…”

 

  ——梵圣御晔,艾玛晔御圣梵夜雨声烦啊靠!

 

  那一刻醍醐灌顶幡然醒悟痛心疾首,他明白为什么那么多COS里面独独没有喻队的原因了,他也明白为什么那个掌柜说他有黄少天的亲笔签名的原因了,他更明白他死定了。 
  那些COS为什么脸总是看起来熟呢…因为那是自家战队的人出的呀!蓝河有些不敢去想那些女孩子是谁COS的。
  是谁都好请不要让他知道!

 

  “咔哒——”

 

  “进去吧。”
  喻文州朝里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用了,在外面签好名字就好…”
  蓝河摇头尴尬地拒绝到,虽然知道这些事情不会改变他对蓝雨不变的衷心,但至少短期内他大概会难以直视。

 

  “哦好没关系。”
  喻文州答应的很爽快,蓝河不禁幸福地觉得喻队太天使男神力满满,但是下一秒他却笑不出来了∶
  “少天,你等的人到了。”

 

  蓝河惊呆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为什么是等的人不是等的货?!不会就因为他知道了战队的秘密就要杀人灭口毁尸灭迹吧,蓝河手足无措地看着顶着一头黄毛身上穿着写有“黄少天”三个字的白衬衫的黄少天…大概是本人。

 

  “合约完了吧蓝河这次我可是知道的哼!”
  黄少天看到他先是吹了个口哨然后接过箱子签了个名然后随便一扔,蓝河有些心疼地想着他应该把快递单的纸撕下来留作纪念的,以后拿出去显摆。
  然后鱼贯而出地是战队的其它人,蓝河二话不说转身决定跑路比较好,那些头上顶着花花绿绿的假毛实在…

  “哦哦哦这是蓝河团长?团长是黑子嘛嘛嘛?!”
  卢瀚文乐颠颠地刚跑过来就被黄少天拎着后领丢给喻文州了。
  
  “你们几个先去换衣服,少天你去带小许熟悉一下。”
  不知何时搭起摄影棚的喻文州十分自然地伸手接过卢瀚文然后笑得一脸人畜无害地说道。
  蓝河的拒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拉走了。

 

  “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人啦尽职尽责一点啊蓝河弄得好了有福利哦我们奖惩分明啊对了不准说出去!”
   “……”

 

  ……

 

  当天晚上。

 

  “烧烧烧!”
  店长习惯性地看了一眼敌人的网站,那家科学已死少天当立的店铺不知何时主页已经换了推荐商品。
  美工饶有兴致地凑过来看了一眼。

  ——图片是一个黄毛的男子怀里抱着个蓝毛的男子。
  商品名上面也写了情侣衫三个字。
  只是这个蓝毛一脸受样特么熟悉啊,美工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销量,只能显示xxxx+的字符实在可怕。
  店长愤愤地把评价打开,入眼的都是“哈哈哈黄黑党头顶青天艾玛”“靠靠黄黑让我又相信爱情”“救命两个人出的好甜甜腻腻的”或“黄黑可以再战五百年”之类的。
  美工歪着头倒回沙发上,心里想着刚刚的评价。

 

  ——怎么看都是黄蓝吧?

  -fin-

评论(7)
热度(47)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