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黄蓝】爱即正义

·各位太太春节快乐ww


·春节据说要吃肉不过这货没肉吃so寂寞((谁来一篇黄蓝ABO给我解馋啊╮(╯▽╰)╭


--------------------------------


  年终大会的时候发奖金,公会部门里面就属梁易春和蓝河拿得最多,勤劳肯干艰苦奋斗从不早退,加班加点也永远是他们俩首当其冲,这奖金不给他们给谁呢?
  会议散了后和蓝河关系好的全跑过来祝贺他,笔言飞一旁笑得贱兮兮地问支撑他这么做的原因什么,蓝河正准备回答是对蓝雨的爱,其它几个就已经先喊了出来∶
  “当然是爱啦傻啊你!”
  “对黄少的爱唷笔言你不懂爱!”
  ……
 
  梁易春敏锐地发现在提到黄少天的时候蓝河的笑容一瞬间就僵硬了,大概是吵架了,他在心里叹口气,然后抬手对一边凑热闹的众人∶ 
  “去去去,都别凑热闹了!”
  顿时唏嘘声四起最后像鸟兽一样四散开来。
  梁易春不着边际地扫了一眼蓝河然后压低声音∶
  “过年别怄气。”
  “…嗯。”
  得到一声回答梁易春就再没多说话,他知道蓝河是个拎得清轻重的,所以说什么话都是点到为止。


 


  蓝河鲜少与别人吵架,架不住他性子好待人温和有礼,可要点着了他的火却又不一样了。
  蓝河吵架的方式很奇特,他很理智,所以在一个话题会引起一场争吵之前他就会停止讲话,然后进行冷处理。
  黄少天是那种跟别人吵却并没有真的生气的那种,蓝河并不知道他生气极了的样子有多糟糕,但他想应该没有比现在更坏的情况了。
  他们因为一个话题吵架然后冷战了,并不是在同一个屋檐下谁也不理谁的那种而是蓝河已经三天没见过他了,这或许大概能称之为冷战吧。



  吵架的原因平凡得不能更平凡,无非是在哪儿过年要不要见家长的问题,蓝河要回老家,黄少天老家就在G市,一个要走一个不让走,原本也只是随便侃侃可是到后来不知道是扯到了什么上纲上线的问题蓝河就扬言第二天就要走,还愤怒地打电话订车票联系父母。
  然后真到了第二天黄少天倒已经先走了。
  蓝河当时也是逞能,这个时候谁还订得到车票啊,无非就是装个样子给对方看的,他其实连对话那头说什么都没听。
  哪想到对方比自己干脆果断。
  
  痛定思痛决定化悲愤为食欲的蓝河拎着大包小包的零食熟食走出来,看着街边到处都是手挽手手牵手的情侣就有点难过,突然就想到梁易春说的让他别怄气,他有些无奈地想那也得见到才能怄气吧。
  可他连见也见不着。
  也不是没想过打个电话发发短信之类的,可就是怎么也拉不下脸来讲第一句话,而对方好像铁了心不理他一样一条短信一通电话都没给他。
  两个人究竟是哪里不对呢?
  想了半天,从商店门口想到公车上,从公车上想到家门口翻来覆去就是陈谷子烂芝麻不痛不痒的事情,真这样他能怎么样,又不是多愁善感的小姑娘没有必要唧唧歪歪这些事,一霎间蓝河甚至觉得人黄少天压根就不喜欢他。
  蓝河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黄少天的短信,觉得怅然若失但又安下心来,等到回家,而家里也没有什么意外。
  黄少天依然不在家。


 


  一个人他便失了兴致,怏怏地抱着方便面坐在沙发上不刷荣耀也不看手机,随便扒了几口就兴趣缺缺地放在茶几上,打开电视机二十几年如一日地锁定中央一台。
  蓝河是个长情又念旧的人,喜欢上的东西很难去改变已经记住的东西就很难去忘记,在他记忆里,春晚一直维持着早些年的精彩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充满尿点。
  其实都毫无意义。


  蓝河偶尔怀疑自己真的是科普上说的能言善辩的双子吗,怎么觉得自己反而像处女的了。
  电视机屏幕闪闪烁烁,内容跟走马灯一样从脑海里一个接一个地走过,蓝河把下午买的零食全部从袋子里倒了出,刷啦啦地铺满茶几。
  这些东西分明都是黄少天喜欢吃的,而蓝河自己一向对零食不挑剔,然后下午买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就按照黄少天的喜好买了那么多,买的时候嫌少,要开吃的时候才觉得多。
  光是看着就已经饱了。


 


  不知道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反正蓝河把所有的零食全部都拆开来了,每个捡了一点点吃,然后就放在哪儿不动。
  吃着吃着突然想起冰箱里还有他昨天剩下来的年糕,瞧了一眼挂钟发现才刚刚过了八点,想了想还是一小跑地进了厨房,年糕还有一点点,放在锅里就直接热,原本就是已经炒熟的现下只要等一会儿就足够。
  买年糕还是黄少天提的,说过年一定要吃年糕,早吃晚吃都没所谓反正一定要吃,虽然蓝河说他不会做但后来还是买了一些囤家里,然后上网找教材学习,可是到最后却只有他一个在吃,吃得无味又寂寥。
  
  “咔哒——”
  一声开门声惊扰了正在胡思乱想的蓝河,他第一反应就是小偷闯家里来了,他不敢出去,只能摸索着取了一把平常切肉的刀然后握在手上防身用。
  不过开门那人显然不是什么小偷。


 


  “靠靠靠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啊靠这才几天就遭贼了!哎这贼还开着电视机还留了那么多吃的…!有没有点敬业精神啊当小偷吧…艾玛!不会没走吧?!”


  蓝河扶着额头觉得如果黄少天真碰到小偷了明天就可以看他上报纸了,那么大声讲话是觉得小偷都聋了吗。
  可以想象待会儿看到是他不得吵的把房顶给掀了,如果偏要说的话他其实一点也不想看到他啊。


 


  “大胆小贼哪里跑!你爷爷已经报案了哈哈哈!快快放下屠刀立定自首吧!”
  果不其然黄少天蹑手蹑脚地潜行到厨房就发现有一个人背对着自己手里拿了把菜刀,虽然那人背影瞧着眼熟不过由于内心紧张所以也没去仔细想就继续呵斥壮胆∶
  “放下菜刀回头是岸浪子回头金不换退一步海阔天空两不相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靠小偷同志你哑巴啊给句话啊思想教育行不通我就换个方法牢里进行劳教说不定会意外的适合你……啊啊啊啊啊啊杀人了!!!!”
  说着发现那人转过头挥起菜刀,黄少天本能地就闭上眼睛喊叫起来,然后跑出厨房狠命把厨房门一关,几秒或者几十秒也有可能几分钟都过去了也没听见什么动静,却听到突然一声模模糊糊的嗤笑∶
  “如果我真是小偷,你早就没命了。”


 


  黄少天一愣,连忙抬头看过去∶“蓝河?”
  蓝河放下刀子走过来拉开厨房的门,然后双手环胸,不知道此刻该笑还是板着脸对他生气∶
  “瞧你怕成那个样子,我又不是鬼你抖个什么。”
  “胡说别黑我啊蓝河真爱不能黑的好吗!我这哪里是怕了分明就是大晚上太冷了你造吗!哎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哦肯定果然还是放不下我吧口是心非有必要吗蓝河。”
  “……啊?什么突然回来?”
  蓝河听到关键词后一脸惊讶地问道。
  黄少天看着他一脸惊讶不由得伸手去揉他的头发,发丝挺软的,便随手抓了几下突然想到不是有句话说头发软的人人也好相处吗。


  “你不是回老家去了吗,我就跑去战队宿舍啦!…食堂大妈一走我和队长他们几个天天吃泡面别提多心累了!”
  突然闻到了什么味道,黄少天的视线从蓝河的脸上转移到了厨房里面,然后转到蒸锅上眼睛一亮∶
  “好香嗷嗷蓝河你蒸了什么在哪儿?”
  “…年糕…”
  
  蓝河眼神复杂地目送着黄少天蹦跶进厨房,觉得现在的情景真是啼笑皆非,自己小心翼翼担惊受怕半天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生气也好欣喜也好绝望也好,就像一场电影,不过是一个人扮演了所有角色,承担了所有感情。
  瞳孔中倒映出来的是黄少天带着笑容的侧脸,此刻正拿着筷子夹了一片年糕往嘴里扔。
  他在意得不得了的东西或许别人根本就没想过。
  心口上像结了一个痂,底下覆盖的是所有与黄少天相关的部分,比其它任何部分都要坚强,却又比其它任何地方都要脆弱,真是矛盾啊,喜欢一个人的心情。
  但如果能得到相同的回应的话也就不值一提了。


 


  “来来来吃一块!”
  突然有湿润发热的东西凑到嘴边,蓝河下意识地就张嘴咬下,却不期然烫到了舌尖,立马发出“唔唔嗯嗯”意味不明的声音,然后转过头捂住嘴巴。
  滚烫的年糕顺着喉咙一路灼烧下去,有些痛。
  好不容易咽下去,蓝河就听到黄少天含糊不清地在他身后问他说∶
  “年糕斯你做的吗拿什么做的嗷嗷好好呲!天辣对吾一个呲泡面过活的简自是大回复术啊蓝河你牧师也玩得不错啊哈哈哈还要么?”
  说着又夹了块年糕到他嘴巴。 
  蓝河心想这还让人拒绝吗,然后一张嘴咬了下去,不清不楚地回答着刚刚的问题∶
  “高汤做的。”
  对方鼓着塞满年糕的嘴巴然后竖了一个大拇指。
  蓝河蹙紧眉头,但是却笑了起来。
  他果然长情又念旧,管对方究竟做过什么错事他还是无可救药地喜欢他啊,也不会回忆对方的缺点因为占据他脑海的大部分都是关于他的优点啊。


 


  “走走走,端着碟子出来吃吧!”
  “诶诶蓝河你干嘛?…靠不会要看春晚吧不是吧你是七八十的老头吗看这种全程毫无爆点的东西哎还不如刷刷荣耀呢春节有什么活动来着——哎不记得了不过蓝河你可是公会精英不去看看而在这里看春晚吗你对得起大春吗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蓝雨给你发的年终奖吗?!”
  “……对得起。”
  蓝河懒懒地回了一句然后把人给拉下来补充道∶
  “如果你要上荣耀你就去吧我看电视!”
  “……”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狠狠地掐了他的腰∶
  “几个意思嘛你都把我拉下来了分明就是让我陪你看的意思吧寂寞了直说本少善解人意!”


 


  蓝河不理他,拿出手机编辑短信然后群发一遍,又去阳台打了个电话回家,等打完出来发现黄少天拿着手机玩。
  他勾了勾嘴角坐过去拿了一个巧克力剥开∶
  “看春晚就是磨炼你的耐心的。”
  黄少天扔开手机看向蓝河,蓝河没感觉般不怕死地又添了一句说∶也不知道是谁说自己最不缺耐心来着。
  是可忍孰不可忍,黄少天翻个身把人按在沙发上,但蓝河早有准备地把巧克力塞他嘴里,然后得意满满地笑了。
  黄少天刚想喷几句垃圾话却发现对方表情一变,拿膝盖顶了顶他十分严肃地对他说∶
  “黄少,你别挡着我看小品。”
  “……”
  “别说话,一边坐着。”
  黄少天冷哼一声不满地又翻了个身坐回一边,虽然对春晚不敢兴趣但还是跟着蓝河一起笑得人仰马翻,等到主持人说话的这一空当黄少天把头靠在人肩膀上∶
  “知道怎么形容你的行为吗?”
  “爱国爱党?”
  “去去去要不要脸啊蓝河整天整个日本电子产品,户口簿上也没写你是党员啊还爱国爱党…你这根本就是何弃治的典型事例啊蓝河治疗要趁早!”
  蓝河没转头,但笑得眼角眯成了线∶
  “这叫爱。”


 


  黄少天觉得自己要被闪瞎了,这明显不科学,什么时候蓝河一个人都能把他给亮瞎了?
  这么想着就靠过去环住他的腰∶
  “给我抓把吃的啊蓝河,随便哪个都行……哦哦都是我爱吃的靠待会儿拍个照发上去不得眼馋死他们哈哈哈!”
  “……”
  蓝河无语地抓了一把虾条就往他嘴里塞。
  嚼了几下黄少天也学着蓝河的抓了把巧克力豆喂蓝河吃了下去,巧克力豆小小的很快连着糖衣一起化开。
  蓝河抬眼看向黄少天,猝不及防就被香了一口。
  对方笑得得意十足,伸出食指摇了摇∶
  “这才叫爱。”


 


  蓝河也笑了,凑过去给了一个深吻,分开的时候气息不稳地从对方怀里爬出来,虽然红着脸但还是坚定不移地直直看进黄少天的双眼里∶
  “那这样呢?叫深爱吗?”
  回应他的是重新贴上来的双唇。


 


  一刹那也是爱,不朽也是爱。
  但无论那种,爱与正义永远是亘古不变的主旋律。


 


  -fin-

评论(10)
热度(154)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