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黄蓝】电光火石(下)

·不行了字数超太多就这样吧

--------------

  火锅一时爽,发烧火葬场。

  蓝河拧了拧冰凉的毛巾无端想到,但又或许不是火锅的问题而是对方过来的时候就受凉了,他把毛巾叠成四四方方的一小块然后轻轻放到黄少天的额头上。

  两个人一顿火锅吃下来都撑得要命,吃完后跟两只大花猫一样窝在沙发上,一个打荣耀一个看电视,再晚一些的时候黄少头就睡着在沙发上了。蓝河无奈,只好帮他脱了外套和裤子,然后粗略地拿毛巾给他擦擦脸就把人塞被窝里。

  然后第二天,他就发烧了。


  早上发现的时候已经烧到39.4,蓝河让他喝了一碗粥后就把他捂在被子里,但不到一会儿就被浑身燥热的黄少天给踢得老远,蓝河没办法,只能忍着凉水机械地帮他换凉毛巾,浸泡拧干叠好然后放他额头上过一会儿又翻个面。

  这么来来回回十来次蓝河的手就冻红了。黄少天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将手伸出被子捉住蓝河放毛巾的手道∶别这样弄了待会儿给我吃点药就可以你这样来来回回不累啊,艾玛手都凉成这样了这是玉手变猪蹄的节奏啊蓝河! 

  因为发烧声音听起来闷闷的还有些嘶哑,蓝河听着只是摇摇头抽出了手然后把毛巾翻了个面,答道∶你来我这儿就发烧了…我总得把人给照顾好啊,可是现在……唉,又不知道喻队要你什么时候回去。

  黄少天笑了∶愧疚啊?

  蓝河点点头∶当然了,难得你来一趟……

  黄少天心下一片欢喜无法言语,虽然脸上染着病态的潮红眼睛也有红丝,但却遮不住其中喜悦∶愧疚的话回头补偿我啊蓝河小同志,所以下次让我射里面呗?

  蓝河顿时噎住,收回毛巾的手也停下来,黄少天突然有些担忧会不会玩笑开大了毕竟对方脸皮薄。但是蓝河只是低着头把毛巾铺展开来泡在凉水里,然后拎起湿淋淋的毛巾又把它拧干,黄少天讪讪地想着大概不会有回应了。

  “好。”黄少天正想着呢,蓝河就开口了。黄少天瞬时愣了神,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蓝河答应了,顿时喜上眉梢。

  蓝河有些不敢看对方的脸,匆匆地把毛巾放额头上就转而去拿床头的退烧药,心不在焉地扫了眼说明书,有些苦恼地看着这个适用于0—13岁用的退烧药模模糊糊记不起来自己用过没有,虽然有些担心但还是倒了一调羹喂他喝了。

  左思右想又倒了半调羹再喂下去。

  “靠啊甜得恶心艾玛还是橙子…?哎还是草莓的反正真他妈恶心啊蓝河你实话实说这是不是给小孩子喝的,大人怎么会喝这种甜不拉叽的东西!”黄少天一脸嫌弃地咂嘴。 

  “真烦!有药用就很好了好吗,管它是不是给小孩子喝的只要有用不就行了吗!”被戳穿的蓝河蛮不讲理地反驳。

  黄少天一脸惊讶地看向蓝河,然后撑着想坐起来,蓝河眼疾手快地把人按下去,吼道∶干嘛呢干嘛呢干嘛啊你!

  一边说着一边把滑落的毛巾捡起来扔脸盆里。

  “就没有什么正常一点的药啊蓝河我怀疑喝了那个药明天我的智商就会回到我还是受精卵的时候!”黄少天不满地嚷嚷着,听得蓝河心烦。

  你是要喝正常的吗。蓝河愤愤地跑出去拿了一盒口服液下来,虽然不清楚中药西药混在一起吃会不会有问题,但凭借着实战经验蓝河觉得应该可以。把人扶起来然后把已经扎好膝盖的口服液放到他嘴皮子低下∶喝吧。

  黄少天稍微打量几眼就咬住吸管,眼看瓶子就要空了黄少天突然抓住蓝河的手然后侧过身伸长脖子“哇”的一下把药全部都吐在地上。

  ……

  次奥想怎样啊这个人,要喝正常点的结果还吐出来了是要闹哪样?!蓝河抽着眉毛愤懑不平地想道,拿毛巾往黄少天脸上一扔说道∶自己擦!

  蓝河再次拿出一瓶药,把管子戳进去,搁到黄少天嘴边用眼神示意他喝掉。

  没有意外的,这次依旧被他吐了出来,即算蓝河有先见之明地帮他捂住嘴也不过是落得全部吐在他手上的下场。

  蓝河无言地把手泡在凉水里,看着被染成棕褐色的水一点也不想理坐在床上的那个人,他心累不能爱了。

  “哎这不能怪我啊没办法属性相克气场不合我喝下去我的身体就叫嚣着要把他吐出来这是本能问题啊,人的正常生理反应不是我的错我真的觉得一喝下去就跟催吐的一样还好我吃得不多否则得真吐!”黄少天言之凿凿,一副他有理的表情半点也不尴尬,蓝河不去理他当装没听见。

  连洗几下,蓝河把手抽出来,拿过瓶子和吸管然后一个用力,再次把吸管给戳进去,他把瓶子递给黄少天警告道∶别吐,再吐的话我就不管你了。

  黄少天吐吐舌头,然后眼一闭就咬着吸管喝起来。

  快要空瓶的时候黄少天突然松手,下意识地想伸出手捂住嘴巴,突然间他瞪圆了眼睛——

  蓝河微微倾身强硬地抬高他的下巴然后亲了上去。

  黄少天想都没想就要把药往蓝河嘴里送,谁想蓝河却是扣住他的后脑勺嘴唇贴得严丝合缝但牙关抵得紧紧的,几滴来不及滑入喉咙的药汁顺着嘴角蜿蜒着流了下来,而最后那些药竟也全数进入黄少天的喉咙。

  蓝河数了黄少天的喉结上下滚动的次数觉得差不多了就伸手想放开他,却被黄少天借力给拉了回来,跟着一起的是悉数落下的不知道是不是报复的啃咬。

  黄少天的犬牙尖尖的,平时单纯亲吻的时候都会碰到被刺得痛,眼下对方使劲用犬牙咬着他,嘴唇,舌尖,口腔内壁就一个个被他咬出血来,一股铁腥味弥漫开来。

  “唰”的一下就是把人推开,蓝河拿手捂着嘴巴,突然又转过身朝脸盆里吐了口唾沫,淡红色的血水落在水里一点点消失不见,蓝河气极,但整个嘴巴火辣辣的痛,痛得他说不出一句好骂人的话,舌头只要稍稍舔舔嘴巴就要跟着倒吸好几口凉气,然后眼眶也红了。

  “嗷嗷蓝河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好嘛!刚刚嘴巴里都是那味道想去去味所以就…诶别不理我给我看看啊!”蓝河觉得自己不能忍了,尤其是黄少天竟然还不知死活地狡辩。

  “&~$%^&*@#/”蓝河捂着嘴巴,声音模糊不清。

  黄少天一脸不明觉厉地看着蓝河。

  蓝河深吸口气放开手,然后猛地大吼道∶我说!你不是故意的谁故意的啊?!觉得有味道就忍一会儿不可以吗?!非得咬我才可以吗?!卧槽你属狗的吧黄——少——天!靠我告诉你不要狗咬吕…唔?!…你他妈…

  感觉到覆盖在嘴唇的热度,蓝河骂骂咧咧地抒发了一下讲话被打断的愤怒以后就想推开他,原本只是紧贴着的嘴唇突然张开,蓝河顿时吓得清醒,闭上了眼睛,心想这个人不会又要咬他吧实在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又担心会不会刚刚他说的话太过分了一些,可他自己就跟黄少天刚刚吐药一样,完全不受大脑控制,就是一把火烧到点上就炸开了。

  蓝河闭着眼睛半天也没等到要重来一次的啃咬,只是感觉到了对方轻轻舔了几下然后就放开他。

  瞬间,蓝河的愧疚跟潮水一样连绵不绝,难得主动靠向黄少天,发现他的神色没有什么太大的异常,愈发小心翼翼地问他道∶对不起啊黄少,刚刚我话说得太重了……

  蓝河一向是顶正直顶善良的,自己有错那就一定会认,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耍赖耍过去。

  黄少天的神色也是难得的深沉,他动了动嘴唇说∶你终于能理解之前我的心情了吧蓝河。

  蓝河点头。

  他顿了顿,又继续道∶生理反应真是讨厌对吧。

  蓝河接着点头,虽然觉得床上的人画风变得奇怪起来好像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了,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最后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这种东西完全不是我能控制的据说身体一般服从本能而不是理智——总而言之因为各种各样的刺激啊我猜应该是晨勃——我硬了怎么办啊蓝河。

  一边说着一边弯起眉眼笑的狡猾无比。


  “…所以你刚刚没听我说什么?!”蓝河惨叫道,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刚一番掏心掏肺推心置腹的话被人当耳旁风了而且还是因为这种……奇怪的原因。

  绝望地想了半天,蓝河也不知道究竟该说∶有这么晚才晨勃的吗——啊?!还是说∶硬了就自己解决!

  犹豫着要不要再增加几个选项的蓝河毫不顾及床上的人的感受,其实黄少天不过是看到蓝河被咬得鲜亮丰满看起来就很甜美得让人想舔一口的嘴唇,然后就来了兴致。

  在这种方面黄少天十分地缺乏耐心,他在床上一向奉行着要快狠准的三项原则,打定主意了就把人给往床上拉。

  “等等!黄少你还发烧呢喂——”蓝河一个不稳就往人身上倒,立马双手撑在下面的人头的两边才没摔倒。

  黄少天舔舔嘴唇眼神有些焦灼∶做点运动出出汗这可是你教我的啊别不认账……而且听说把病传染给别人自己的病就会好一些你不是希望我好的快一点吗来分担分担呗,下次等你发烧了我来替你分担不就是了。

  说着就仰起脖子亲了一下蓝河的下颌,蓝河躲闪着不让对方继续,可手臂又被对方抓着挣脱不了,一时间手足无措只能靠说话来撑气势∶那你去跑步啊!上床算个什么运动啊,还有那什么胡说八道的东西——卧槽别咬我!

  “活塞运动。”黄少天含糊不清地说了句然后手顺着手臂爬上肩膀,紧接着一个用力就把人拉了下来。

  “你!——”蓝河没办法,只能牙痒痒地软了态度∶我用手…用手帮你可以吗…

  说完就想扇自己一耳光觉得自己太没个立场。

  黄少天没说话,但滑进他衣服内的手却告诉了他的回答是什么。原本正奋力亲吻的黄少天突然像想到什么抬起头,一边把他推开一边把被子踹掉,蓝河不解地看着他以为他改变主意了才发现他拿了条领带,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蓝河看着对方挑衅的眼神,左思右想,还是咬咬牙爬上了床,瞅了一眼笑得见牙不见嘴的黄少天,万分尴尬。


  黄少天稍一使力就把蓝河压在身下,然后把双手拉至头顶拿领带绑住。

  这是什么?捆绑play?蓝河傻了眼,微微张着嘴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要挣扎。

  不过黄少天怎么会给他翻身的机会,直接压上去。蓝河急得有些红眼,直接仰着脖子咬了对方一口∶卧槽赶紧松开否则下次别想上床了!

  “不上床?可以啊厨房浴室沙发要试试吗对啊我们可以换一个体位啊!给你点三十二个赞太棒了下次试试!”黄少天神清气爽,相比之前整个人都有活力了许多,这不禁让蓝河怀疑那些药的药力。

  “下次?”蓝河冷哼∶还想有下次?

  黄少天闷笑,从耳垂亲到嘴角,喃喃着∶怎么不想,诶说实话我可是还想着一辈子的呢蓝河你答应不答应?

  受到直球的蓝河羞恼地红了脸,双腿一边自觉地缠上去心里一边催眠自己说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都是骗人的。黄少天笑嘻嘻地矮了矮身子拿鼻子蹭了蹭他的脸。

  

  蓝河并不热衷于上床,何况两个人见面的时候不多,一见面就往床上跑就跟炮友一样,蓝河不喜欢这个样子。

  …好吧,其实是他不想在下面。

  先别管体位的问题,让他双手解放了就可以自由讨论。

  

  蓝河苦着脸找不到支撑点,这样的感觉实在太没安全感,更别说这根本就是等同于任人摆布。

  他有些后悔今天穿的都是拉链/扣子的衣服,仅仅是为了图省事真是不应该,如果今天穿的全是套头的就好了……

  “还能分心啊你?”黄少天咬了咬蓝河的左胸口,听到对方带着哭腔的怒吼才放开被牙齿磨得发红的乳尖,随后又觉得被咬得有些可怜就又去亲了亲,感觉到了身下人全身都止不住战栗就暗暗为自己绑了他的手的先见之明点个赞。

  “放开我…唔…”蓝河无力地呻吟着。

  黄少天看了眼被绑住的地方然后摇摇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的啊,否则你又把我踹下去了怎么办,这可不算工伤也没人负责的好吗拜托!诶,话说你当时怎么就踹下去了,哎哟一想到我就觉得好痛……

  蓝河清楚对方说的是什么,上次因为黄少天总是逮着他的腰不放,蓝河怕痒得要死,就趁着对方不留神一个抬腿就把人踹地上去了…但是他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至于那代价是什么大概一时半会儿讲不完,先搁置着。

  没想到那一腿给人心理阴影了,蓝河无语,知道直接找黄少天没用干脆自己动手,一边旋转着手腕找一个可以挤开的缺口一边在心里狠狠地想如果待会儿他挣脱了第一个干的事一定是把黄少天踹下去,一定…… 

  “卧槽蓝河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鄙视我艾玛,才几分钟你就分神两次了!没道理啊我技术退步得那么厉害吗?!”黄少天抬起头一脸不忿地叽叽喳喳地说着,说完之后又低下头咬了咬蓝河的锁骨。

  蓝河偏过头不理他,但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过。

  突然黄少天撑起身子,微微前倾,蓝河感觉到原本紧缚着手腕的东西被松开了。还没等他好好活动一下,黄少天就已经把他的手拉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亲着已经发红的手腕,蓝河觉得心里像是被羽毛轻柔地抚过,带着微小的瘙痒。

  终于能正常活动的蓝河抬起腿,用脚趾帮身上的人脱了裤子,然后张开手臂给了他一个拥抱。

  “感觉又活过来了。”蓝河笑着说道,满足地戳了戳黄少天的背∶放心吧,我不会再踹你的啦。

  对方没有答话,只是侧过头给了一个吻。


  整个屋子内是一片春光融融,与外面灰色的天空成了鲜明的对比,而那些被刻意压抑的呻吟只会引来暧昧的挑逗。


  “…嗯…痛…”蓝河感觉到了有什么异物旋进后穴,本能就挺起腰去推拒,对方察觉到了他的不适应也没继续深入,而是极富有耐心地亲了亲他的肩胛。


  别动啊我怕我手指被你夹断了真被夹断了那我可就连队长都比不过了别那么狠啊蓝河。

  那你…就别进来…哈啊…!

  真别动!啧怎么过了那么久了还是那么干啊…哎还那么紧真是作死啊蓝河,润滑剂呢润滑剂?你放哪儿了?

  哪有过很久…次…奥!

  是床头柜吧?是吧是吧,嘿,帮忙拿一下啊蓝河小壮士?

  自己拿去!我够不着!

  我也没手啊可是…

  

  蓝河听完之后气急败坏,觉得什么富有耐心那压根是在逗他而已,想到这儿不由地大吼∶把手拿出来啊混蛋!

  黄少天眨眨眼睛,最后乖乖地伸手随便摸出一个盒子看也没看就挤出一大块白色膏体,然后就往人后穴送,一边进去一边问道∶润滑剂又买新的了啊,怎么不是透明的是白色的了哎白色得看起来有些恶心……

  说着突然感觉到身下人瞬间僵硬的身体,不禁担忧地低下头去∶怎么了蓝河?喂喂别吓人啊真不想做…就算了唉唉我不会真的勉强你的……蓝河?

  “黄少…”蓝河声音有些颤抖,白着一张小脸一脸恐慌地看向黄少天∶你说…那是白色的?

  黄少天也被吓到了,踟躇着点点头∶是…啊。

  话音刚落蓝河就一副心如死灰的表情,颤巍巍地伸出手抓住黄少天∶那他妈的是…清凉膏啊!!

  这玩意儿还有白色的!黄少天惊呆了,愣愣地看着一脸要死不活的蓝河试探地问道∶How are you?

  “滚!”蓝河痛苦地拿手捂着脸,后穴里那种凉得发疼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哽咽起来∶清凉膏啊大哥!那可是清凉膏啊祖宗!你…你怎么也不看清楚!

  一边说着一边皱着一张小脸恨恨地看着他,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就挠了挠头问∶我帮你舔舔?

  ……

  “快进来吧…”蓝河沉默半晌最终说道。

   黄少天呆了∶真要我帮你舔不是吧那东西有毒的吧吃了会死的吧别这样啊蓝河我帮你弄出来就是了不要那么绝情吧连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都没有?

  蓝河怒了∶不是要你舔啊好吗?赶快完事啊我要洗澡!

  黄少天有些犹豫∶真的?

  蓝河伸手抓了他一下∶废话!数三下,不进来我就去洗澡了到时候你自己解决——三——痛!

  二和一还堆在嘴边蓝河就感觉到了那根粗长的东西已经完全进来了,蓝河小心翼翼地攀住黄少天的肩膀,一边喘着气一边调整节奏。

  蓝河的敏感点黄少天摸得一清二楚,找准了地方就死命往那处碾磨,蓝河被顶撞得失了声,微微抬起腰想要努力去适应,可是速度突然又加快了。

  痛和快感夹杂在一起,从尾椎骨爬上来的蚀骨的酥麻让他几乎要叫出声,但不过蓝河从某个方面来说大概也可以说是很善于忍耐的,他稍微侧着头不去看身上的人的表情。


  一脸隐忍不服输的努力跟上他的速度的蓝河真是太棒了。黄少天勾着嘴角腾出一只手去探向蓝河的下体。

  然后再让他只能哭着臣服。


  “蓝河。”在抽送的过程中突然停了下来,黄少天扳过他的脸然后亲了亲对方湿漉漉的眼睛。

  “?”

  “吃掉你的感觉真是最棒了。”说完,黄少天挺了挺腰又开始继续抽送。

 

  这什么奇怪的说法?!蓝河想反驳,但又被撞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意外的在这种地方也很较真的蓝河抬了抬腰让对方进入得更深,然后偏着头舔吻着对方的耳朵,再到耳垂然后再是颈窝,迤逦而下一串湿热的红痕。

  然后身下撞击的幅度明显大了起来。

  蓝河没了章法,只能张嘴小口喘气,无力地伏在黄少天的肩膀上,偶尔泄愤地咬咬他的耳朵。

  不断往上涨的是要把他溺毙的情欲的浪潮,他就像一叶扁舟一样,忐忑不安地漂泊在这之上。

  

  最后——其实每次的最后都是这样——蓝河软趴趴地拖着哭腔对黄少天喊停,有时候黄少天精神正好,就完全不管这种没有效力的话,不过大多数还是应了蓝河的要求。

  高潮过后蓝河就跟没了骨头一样耷在黄少天怀里,黄少天也乐得抱住他,一边抱着一边说着一些家常。

  蓝河听着但是没力气去回答,原本计划去洗澡看样子也是不可能的,迷迷糊糊地就听到黄少天说∶那次我还看到小卢拿着个手机跟微草的刘小别告白呢哎哟小卢不亏是我大蓝雨的人抓住时机下手狠戾。

  蓝河顿时来了兴致,稍稍推开黄少天,问他∶黄少你是你怎么知道?

  偷听的啊?

  …身为前辈…

  不用管那么多啦,我们这些长辈不应该关怀一下其它问题吗比如说为什么他们俩苟且到一处了啊之类的,啊这么说那次去B市一下飞机小卢就没影了原来是早有征兆!

  

  蓝河笑了起来,抬头眼睛里像是有颗星星一样∶感情这种东西…谁说得准呢?就好比…嗯我们。

  嗯嗯!所以说蓝河啊,和偶像在一起了有没有觉得了此心愿此生足矣之类的哈哈哈!

  没有。完全没有。

  蓝河快速答道,说完就把身子挪过去偷偷亲了他一口。

  “啧啧感情啊…”被偷袭了的黄少天笑逐颜开,把人稍微托起来,凑过去印了个吻含糊道∶倒真是谁说的准啊…

 

  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懂,又或许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fin-


评论(14)
热度(66)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