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黄蓝】电光火石(中)

·每天维持着刷叶蓝-码黄蓝-舔蓝河三点一线的日常

·文力太低没救了

-------------------

  下午是被阳光和休息填满的抱枕,这些之中并不包括要听一个人念叨一个下午。

  蓝河有些焦头烂额地看着黄少天,对方毫无自知地拿起水杯又喝了一口然后淘淘不绝地再次讲起来了,一个小时之前他讲的是港式茶点——从虾饺凤爪讲到叉烧肉,一边说着一边咂着嘴巴拉着蓝河的手问他什么时候去吃;半个小时之前他在讲他过来的路上被一个女粉丝给认出来然后乱七八糟地扯了无非就是“看本少多厉害那人气果然不是盖的”之类一下省略八百字暂按不表;五分钟之前他莫名其妙地开始讲起他的童年生活起来,回忆当时青葱年少不经世多天真自然美好一大堆的;而现在正好讲到当时进入训练营的生活。

  蓝河听得头昏脑涨,却又贪婪地想要知道更多更多有关黄少天的事情,一边抗拒着那些自己并没有参与其中的回忆一边又难以掩住心中的好奇与骄傲。

  明明在这之前还需要通过一个屏幕来仰望的人现在却已经是自己的了。

  有些感叹命运多变却又为着变化欣喜若狂。

  

  若不是一串手机铃声打断,估计两个人可能就会维持这样的状况直到两个人睡觉。

  “!!!”蓝河一脸惊吓地听着手机铃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定格在了红色,有些不确定地盯着黄少天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队长吗?

  …啊我已经到了蓝河家啦不用担心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不会走丢的,就算走丢也回得来的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了4G在手天下我有,放心吧队长我也没有被人认出来啦本少的易容技术冠绝天下无人可敌就算认出来了也能完美解决!

  嗯嗯,我已经好很多啦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哦哦哦!!郑轩你小子别以为我听不到啊混蛋我可全部听到了徐景熙你也敢跟着答应说什么烧烧烧?!回头上荣耀竞技场1V1啊听到没,待会儿好好跟你们PKPKPKPK!

  ……


  刚刚那个是大学毕业时候同学会上他唱的歌吧?蓝河有些不确定地回忆着,就连黄少天的谈话内容都没有去听,犹豫着不知道那个铃声是不是真的就是他唱的。

  恍神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接完电话了,而此刻正笑容满面地看着他,蓝河做了个吞咽地动作不确定地问道∶黄少…那个手机铃声…是怎么回事…?

  黄少天愉快地笑了,抬手把手机在他眼前晃了晃趾高气扬地说∶怎样有没有很佩服我啊,连你这种黑历史都有!

  遵从内心的蓝河摇了摇头,伸手想去抢,黄少天借着一丁点的身高优势成功躲过去了,躲过去了还十分得瑟∶怎么样抢不到吧抢不到吧就是不给你!

  “呵。”蓝河冷笑一声∶晚上你睡着了我不就抢得到了谁怕谁!快说这是谁给你的回去我去和他谈谈人生。

  黄少天闻言眨巴着眼睛笑嘻嘻地凑过去∶哪次不是直接累得靠着浴室墙壁就睡的最后还不是我帮你……

  “住嘴!”蓝河恼怒地拿起枕头作势要砸他,不甘心地瞪了他一会儿最后蔫蔫地把自己揉进沙发里,气息不稳有些不满却又无可奈何道∶懒得理你。

  说完就翻了个身把侧面和脊背留给黄少天,黄少天知道蓝河不会真的生气,正是捏准了这一点他才有恃无恐百般猖狂地在蓝河的地盘上也不会收敛。

  究竟是谁有意识地保持距离谁也说不清。


  这之后黄少天就拿着他的笔记本用着他的帐号玩去了,应该是打算实现刚刚跟郑轩说的话,而蓝河则是有些无聊地蜷在沙发里,脚下的暖气烘得他想睡觉,可是胃却十分不合时宜地痛起来了。

  蓝河打小肠胃不好,高中还得过急性肠胃炎。虽然医生同学朋友都叮嘱他让他好好休息注意饮食,后面一点他倒是真的做到了,可是前面那一点他却毫无办法。

  蓝河想着忍忍也就过去了,可是却发现越来越痛起来甚至痛得连考虑多余的事情的空闲都没有,大脑像是被痛觉控制了一样他的注意力全在这感觉上。

  蓝河伸手想叫黄少天帮自己拿一下胃药,可是伸到半空的时候却犹豫地停了下来,最后悻悻地缩了回来,盯着那张专注到夺目的脸庞,蓝河有些失神,不知道是痛还是其它更难分说的感情导致的。 

  但他无论如何都不想示弱。


  起身的时候蓝河看到屏幕上的荣耀二字,黄少天咧开嘴笑起来,然后抬头看向蓝河,蓝河有些心慌地偏过头,他知道他现在的脸色一定不好看。

  事实证明不仅仅是脸色不好的问题,因为他还没走一步就已经痛得想找个东西搭把手靠着,想弯腰蹲下但又不行,想抬脚向前却又没力,蓝河只能尴尬地矗在原地。

  “诶蓝河你干嘛呢当人体雕塑还是打算当标杆啊不过放大街上也不会有什么人观赏的吧?”黄少天的声音传进蓝河的耳内然后传入大脑,蓝河闻言哭笑不得,想像往常一样反驳回去张张嘴却只有气音。

  失算了啊。蓝河郁卒地想着重新瘫到沙发钻回暖脚炉,闷声不响地背着黄少天,听到身后没有声响就放下心来缓缓地闭上眼睛,然后把双手交叠在腹部一下一下地按着。

  还没按多久就有只手顺着腰探到他的腹部,蓝河瞬间如同鲤鱼打挺般坐直了身体,僵硬地不敢回头。

  “很痛?”不知为何黄少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胃痛你倒是吱个声啊好死不死的闷着干嘛,想痛死自己啊自残也不是这个残法啊!

  蓝河双唇翕动,睫毛扑闪了好几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问他∶这你怎么知道的?

  黄少天原本蹙紧的眉头松了些许,他拉着蓝河把他整个人给转过来然后帮他按着肚子,说着∶你有什么我不知道。

  蓝河不自觉地就笑了,觉得胃疼都减轻了几分,嘴上也有力气插科打诨了∶肯定是问谁的吧?系舟笔言曙光大春老寒知月他们都知道说吧肯定有一个。

  突然按压肚子的力气加重了,黄少天抬眼看向他,虽然面上在笑可是眼睛里却没有笑意,反而十分正经∶你看你都跟他们说了为什么不跟我说啊,这不公平啊蓝河,我的事情你倒是全部知道就算有不知道的我也都告诉你了,而你的事情却什么都不肯跟我说,这几个意思啊你说说看? 

  蓝河本来就胃痛,听他这么一说更不好受,生理性地就被刺激地红了眼眶,他低垂下眉眼声音轻轻的∶这病生下来就有所以没多大的事儿,我觉得……

  “什么我觉得我觉得!”黄少天还没等他说完就打断道∶什么我觉得我认为我看来,这根本就是词穷所以要强词夺理的节奏好吗,你都痛成那样了也叫没什么事啊,每次都是这样一次两次都是这样,你有什么事情了总是不告诉我甚至最后一个才告诉!难道哪天你死了……

  话说到一半黄少天才发觉不妥,但一顿话把他的火气直往上撩,他愤愤地把手抽出来然后学着蓝河那样背过身去嘴巴还埋怨着∶真没劲!

  “对不起……”蓝河有些怔愣地道歉道,然后一吸鼻子就被被子掀开一角,光着脚就下地,看了一眼脚边的原本是给黄少天准备的拖鞋最后还是穿了进去。

  胃还在痛,但比之前的要好很多了,蓝河佝着背慢腾腾地挪着步子。黄少天看在眼里也心疼,但胸中却又憋了口闷气怎么也不舒服,硬是压住了帮他的心情,只轻轻地哼了声。

  蓝河的心里也不舒服,比黄少天还要不舒服许多倍。他走到厨房拿出一板药扣出两粒连水都不用就直接咽下去,没有水的推送那东西就跟卡心口上了一样赌得人发慌。

  黄少天并没有说错,蓝河身边发生了的事情他总是最后一个告诉他,出事了生病了跟人相处不愉快了,等他知道的时候事情解决了病也痊愈了相处得也愉快起来。

  但蓝河觉得这种东西真的没有说的必要,更何况黄少天也不是那种空闲时间一抓一大把的人,他之前独立生活了那么多年一个人不也这样扛过来了吗。

  可是相反的,黄少天身边的事情他都会一一告诉蓝河,平时仗着手速空暇就给他发短信,几条下来蓝河就能把他一天的行程了解得差不多了。

  或许连蓝河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对黄少天的心态就跟开始他喜欢黄少天时的一样,他把黄少天当作自己喜欢的人,却不认为自己是对方喜欢的人。

  爱与被爱从一开始就不成正比,就跟争论谁爱谁多一些一样都各执己见不肯低头。


  蓝河有些寂寞地靠着灶台,揉了揉肚子觉得不那么痛了就想出去暖暖脚,但一想到出去就会看到黄少天的那张脸到时候两两尴尬多不好,可是心里又不想让对方继续生气,难道在一起。蓝河纠结着从冰箱里拿出一个橙子,削皮剥干净然后忐忑不安地走了出去。

  黄少天脸对着笔记本,背对着身后无言的空气,蓝河瞧了眼被弄得团团乱的被子叹了口气,一脸豁出去的模样∶要吃橙子吗黄少?

  被问的那个人就只是扫了他一眼然后不客气地伸出了手,像是得到应允了一样蓝河这才坐到黄少天的旁边,然后把大的那一半给了他。

  “对不起……你别生气了……”蓝河吞吞吐吐地说着,眼神不自在地躲躲藏藏,可一瞄到黄少天快要贴到屏幕上的脸后又忍不住加了一句∶别贴那么近靠后点,也别放这儿看对颈椎眼睛都不好……啊!……不好意思……

  蓝河习惯性地劝完之后才意识到对方还在生气,连忙又慌慌张张地道歉,一幅恨不得咬断舌头的样子。

  那厢黄少天自然早就不气了,开始就是一下子气血上头管不住自己的情绪,后面板着脸无非是唬唬蓝河,但一看到蓝河小心翼翼又带了些不甘心的眼神就心软得一塌糊涂,咬了口橙子感觉到了彻骨的冰凉,不由地舔了舔嘴巴道∶晚上火锅汤底不要辣。

  语句硬邦邦的听不出气消没消,蓝河眨了眨眼睛然后看了眼钟,盘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打算起身,可还没起身就被人以强劲的力度拉下来,黄少天紧挨着蓝河然后伸手摸到腹部就不轻不重地按压起来。

  “诶不用了,我好很多了……”蓝河红着脸推开了黄少天的手,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

  黄少天捏了捏蓝河的手心然后突然笑道∶噗!知道吗摸你肚子总让我想到了孕妇这是为什么还能不能行噗哈哈哈哈!

  蓝河顿时黑了脸,什么不好意思什么道歉都忘了,狠狠地剜了一眼黄少天,不悦道∶你娶个老婆去不就有了。

  “滚滚滚重婚犯法的啊别以为我不知道啊蓝河——喂不要摆出一副‘我真的以为你不知道的表情’——我文武双全的好吗不服晚上床上见啊敢不敢敢不敢!”黄少天先是恼羞成怒地掐着蓝河的脖子然后突然笑得跟狐狸一样∶再说了老婆的话这里我已经娶了一个了。

  “滚!”蓝河发自肺腑地气沉丹田地骂道,然后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我去烧水。

  “别急啊那么早就烧水干嘛火锅就是得晚一点吃才好的啊蓝河来来来好好坐下!”黄少天指了指亮着的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着时间还不到五点钟∶无聊的话就玩荣耀呗……啊要不这样吧我们竞技场pk谁输了谁就脱衣服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觉得真是天才的创意啊!

  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拿眼睛扫视着他,蓝河被他看得浑不舒服只得磨着牙道∶不干!

  说完就探出身抓过遥控器打开,不打开还好,一打开蓝河就开始后悔起来自己刚刚草率的决定。 

  ——紫薇! 

  “紫薇!”

  ——尔康!

  “尔康!”

  ——紫薇!!

  “紫薇!!”

  ——尔康!!

  “尔康!!”

  电视里面的人说一句黄少天就声情并茂地跟一句,直把蓝河恶心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冷汗也涔涔地流。蓝河随意按了个数字之后出现得更劲爆了,屏幕里面的场面活色生香。

  一个女孩子撅着屁股跪在地上,正努力而艰难地捡着什么东西,蓝河瞅了一眼然后脸色爆红地地把电视剧关掉,原本电视剧里“咿咿嗯嗯”的声音没了,取而代之的是黄少天那不容忽视的夸张的笑声。

  黄少天笑得直不起腰,干脆揽着蓝河头顶着他肩窝,气息不稳地说道∶我看…还…不如那个…我的建议……

  蓝河默不作声,只是抬起手臂勒着黄少天的脖子,不过黄少天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稍稍伸长脖子对着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就是一舔。

  “干嘛!!!”蓝河恼羞成怒地捂着锁骨,黄少天笑起来无缘无故带了点痞气。据说小动物的直觉都很准,而此时直觉很准的蓝河已经跳下沙发一副敬谢不敏的模样。

  “你啊。”黄少天这么笑道。蓝河听着有些不解,然后困惑地看着他等着他把下面话给讲完,看了半天黄少天依旧毫无反应,而懂得联系上下文的蓝河瞬间恍然大悟。

  “黄!少!天!”蓝河字字咬得极重,以表愤怒的心情。不过这样的蓝河就跟炸毛的家猫一样没有威胁力。

  黄少天得意地笑了∶走走走!火锅走起!

  说罢就真的起身去了厨房,徒留蓝河在原地有话也骂不出口脸上表情变了又变,最终变回最惯常的温顺表情。


  -tbc-


评论(9)
热度(52)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