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黄蓝】电光火石(上)

·考完试回报社会,傻白甜注意

----------

  黄少天得了重感冒,抽着个鼻子哑着嗓子,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可怜兮兮的。喻文州看不过去直接给他放假让他休息好了再说,黄少天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同队的有几个都被他传染的有了感冒的迹象。

  这般思前想后,干脆跑到蓝河家。

  

  就跟突然收到意料外的礼物一样,蓝河在一天早晨的时候收到了名叫黄少天的大礼。


  “锵锵——”一早就听到门铃声,蓝河放下手边的活儿跑去开门,还没看清对方的面容就被抱了个满怀。

  怔忪之间对方已经松开他,转而从他身侧挤进去,蓝河傻愣愣地转身关上门,有些不确定地看着在门关脱鞋的人∶黄少…吗?

  背对着自己的人稍稍停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黑色的帽子黑紫色的墨镜紫色的羽绒服以及长长的修身裤,脖子上空荡荡的也没围围巾,“卧槽不是吧蓝河你才离开我几天竟然连本少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啊?天啊我们还能做亲密无间的小伙伴吗蓝河巨巨!”那人说着伸手掐了蓝河的腰。

  隔着厚厚的衣服蓝河自然感觉不到什么,有些难以置信地伸手摘下对方的墨镜,看到自己熟悉的眉眼才恍然明白一个事实——黄少天到他家来了。仔细打量起了来人发现没什么不对劲但又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按道理黄少天此时应该还在蓝雨训练而不是在他家。

  他问∶那个,黄少…你再说句话看看?

  “诶?怎么了想听我的声音了我就说嘛我声音还挺好听的哈哈不错蓝河你算是有眼光的!”

  蓝河呆了一下,觉得声音还真的是挺好听的,就是鼻音太重了些,大概话唠遮住了这一优点。这么想着蓝河醍醐灌顶一般总算明白了哪里不对劲了∶黄少?!你感冒了!

  “哈?…”黄少天被他突然提高的嗓门吓了一跳,简单的一个单音节发出来后才组出一个完整的句子∶不是吧蓝河你也嫌弃我感冒了所以也决定把我扫地出门了吗!?

  蓝河没答应,只是板起脸捉住他的手就把人往里带,心想这人感冒了也不知道带一个口罩围一个围巾再出门的吗。

  像是赶鸭子上架一样把人推到暖脚炉边上,按着黄少天的肩膀把人压下去,扯过被子一角给他仔细地盖上,跟老妈子一样唠唠叨叨地念着∶给你备着的板蓝根你肯定没喝吧,早说了最近感冒流行,喝那个预防预防一下挺好……

  蓝河顿了顿,弯腰去调了下热度然后走几步到茶几边上倒了一杯热水,用的是去年夜雨声烦的纪念马克杯,他买了有四个囤在家里。

  杯子上还冒着袅袅的热气一缕一缕渐渐淡化开来,蓝河坐在一旁紧皱着个眉头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赌气∶算了,说多了你也嫌烦…

  说完之后却燥了脸,兀自觉得这话太过于矫情,可自己实在找不到一个可以通往未来过去的抽屉。黄少天看在眼里咧开了嘴,抿了一口热水然后把还带着温热湿气的嘴巴凑过去对准嘴角吻了下去,糊得对方嘴角跟自己一般湿湿的。

  蓝河更是燥红了腾地站起来,绷直了身子有些不知所措,过了会儿就拾起一条围脖绕了两圈围住脖颈,看架势是要出去的样子。黄少天想到自己在外头被冻得跟一根人柱一样就连忙伸手把人连拉带扯地拽过来。

  “这是干嘛,大冷天的跑出去受罪吗蓝河你要不要那么狠心啊就那么不想见到我亏得我最近几天总是念着你呢!”

  “啊?…”

  “什么啊不啊的…”黄少天小声嘟囔着,然后动手把围脖扯开了一圈然后低头就钻进围脖里,围脖的大小刚好套进两个人。反应过来的蓝河赶紧推搡着黄少天想把人赶出去,可惜已经晚了。

  “你干嘛呢!”蓝河郁闷极了,转过头去盯着电视机,声音隔着围脖听起来闷闷的∶我是给你出去买生姜回来好熬成姜汤的好吗,多大的人了感冒就不能照顾下自己吗…

  黄少天勾了勾嘴角,他最喜欢的就是看自家相好的吃瘪的模样了,让人觉得特别有成就感,懒洋洋靠近蓝河然后感觉到对方一下子就僵住了的身体讪笑一下又离远了。

  “这不来找你了吗,你要看在我是病人的份上多体贴体贴我呗晚饭我们吃火锅好不好好不好?”

  “一个病人还那么多要求…”蓝河的眼睛还是盯着屏幕不放,但心思显然不在那上面。黄少天支着耳朵听清了,捺不住地扑上去把人往怀里按,嘴巴上也不闲着∶靠!蓝河你也嫌弃我吗队长他们就算了…连你也是!这什么世道人心不古世态炎凉!…不肯的话就来pkpkpk!我赢了就吃火锅我输了就不吃火锅了怎么样来pkpkpkpk!

  蓝河被闷得有些呼吸不稳,扒着黄少天的手从他怀里抬起头来,顶着被揉成鸟窝的头发眉开眼笑∶pk?好啊,就拿厨艺pk怎么样?

  黄少天一听,更是乐得直接把蓝河压在身下,黑色的围脖被折腾得乱七八糟地围住两个人∶啧啧队长教你的吧心怎么就那么脏呢?想想本少什么身价陪你吃火锅你就应该感恩戴德痛哭流涕以表激动之情才对。

  蓝河抬腿踢了踢黄少天,嘴巴笑得合不拢∶那黄少天大神起来一下呗我等凡人去做饭您就先歇息着等着用膳?

  黄少天眼睛亮亮的明显被取悦了,手一用力就打算起身不过起到一定的高度就被围脖给勒住了,诶哟,怎么还有这茬了,黄少天想着没再起身,可是蓝河却叫了起来。

  “诶!黄少你你你,你别动啊你!…我只买了这一条围脖限量般的呢黄少你悠着点…”

  黄少天挑眉,然后故意又抬了抬身子,而那厢蓝河急得直嚷嚷∶黄少天你干嘛!

  说完就撑着身子想坐起来,但黄少天哪会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把人给摁了下去,蓝河气得脸红脖子粗,黄少天看着就摆出一副胜利了的表情∶你给我做火锅我就放了这条围脖。

  蓝河瞪圆了眼然后哭笑不得∶我本来就没拒绝!

  黄少天低下头咬了咬蓝河的下唇然后把他拉起来,举手投足眉眼之间都是说不出的得意满满。蓝河没空理他一心全扑到围脖,一边把围着他的一边给拉下来小心翼翼地套到黄少天的头上一边细碎地整理着那些褶皱不平的地方,嘴里还抱怨着∶我很少拒绝你的好吗……

  黄少天看着蓝河认认真真地理着围脖的模样觉得自己感冒一次也值得了,突然又想到蓝河那么在意这条围脖极有可能是别人送的,他便动手去翻标签。

  蓝河刚想阻止黄少天就已经看到了那白底黑字硕大的生怕别人看不到的标签。


  “荣耀联盟出品。夜——雨——声——烦——”

  “你住嘴!”

  蓝河气急败坏地喊道,听着对方恶意地把夜雨声烦四个字每个字的尾音都拖长了觉得羞耻极了,恨不得钻进地缝。

  黄少天笑嘻嘻地放下手然后看向蓝河,而对方早就背过身不让他看到他此刻的表情,黄少天视线转至通红的耳朵笑得更加得意了,直接伸手捏着蓝河的耳垂道∶原来纪念版的长这样还可以联盟还是有点品味嘛我跟你说不记得第几赛季的时候联盟出了一款我的电子闹钟那销量简直惨不忍睹唉哟喂用色不当造型难看设计部的人真是不给力——

  那是因为闹铃声太吵了好吗!不要怪别人啊!蓝河愤愤地想着,他自己也有,一开始挺新奇地就用了一下但是等到闹铃响了的时候就恨不得把它摔烂,绵延不绝的"pkpkpk"就跟魔咒一样余音绕梁三日不觉,最主要的是关闭声音的按键还是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要摸半天才能摸到。

  “神烦…”

  蓝河小小声地吐槽了一句但还是依旧听着身后人不断喷着垃圾话,但黄少天本来就没心思讲话注意力全在蓝河身上,这下听到后恼得他直接倾身向前勒住蓝河的脖子∶我听到了我可全听到了!靠!蓝河你怎么能在别人背后说人坏话呢想想你的思品老师啊蓝河你拿什么去面对他们和我啊?!

  这和面对你有什么关系啊!蓝河转过身打算据理力争,不过等他一回头就被黄少天吻住了,蓝河脑袋轰的一声炸响开来,反应过来去推他却纹丝不动。

  黄少天的舌头就跟他的手指一样十分灵活,缠住蓝河的舌根就把舌头往他嘴里勾,蓝河被吻得七荤八素的,迷迷糊糊地就被黄少天带着走,越过黄少天的肩膀看到暖黄色的阳光照在地板上,窗外是灰蓝色的天空,并没有天蓝如洗。

  两个人分离的时候互相抵着肩膀喘着气,声音混合在这件屋子里显得格外的大声,回荡在耳边除了彼此的呼吸以外世界就好像静止了,岁月静好。

  最先开始动作的是黄少天,他伸手钻进蓝河的衣服里,另一只手去拉外套的拉链,他的手很冰,蓝河被凉意一个刺激三魂七魄立马全部归位,抓着黄少天的手不让他往上摸。

  “天时地利人和还等什么啊!”黄少天手上动作停了但嘴巴却凑了过去,蓝河连忙推开黄少天∶等等!

  黄少天蹙起眉不满地瞪着蓝河,蓝河干巴巴地解释道∶我今天早上要管理公会…大春他要陪他老婆…产检。

  自从春易老结了婚后蓝河的事情就多了起来,虽然大家口口声声说着烧死情侣但还是帮春易老打点起来,前几个月检查出来他老婆怀孕了,这一下蓝河等人是更忙了。

  因为产检而让他们代替轮班的事情屡见不鲜。

  黄少天听完什么也没说,伸手抱住蓝河,然后侧过头在颈侧用力地咬了一下,疼得蓝河倒抽一口凉气怒道∶你干嘛!

  黄少天有些闷闷不乐地松开他,丢了一句∶我去厕所。

  说完就拖着脚步走进厕所去了,蓝河抿了抿唇有些心软想干脆答应算了,他本身就是个心软的,要不是底线问题以外他鲜少拒绝别人,更别说是黄少天。

  可是一想到最近事端颇多的公会他又矛盾了,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把电脑抱了出来登录荣耀。

  

  事情并没有想象得多,据说这之前闲得慌的笔言飞已经打理过一次。战队上面报了一批材料,需要最近就交上去,蓝河犹豫了一下还是从蓝桥春雪的帐号换到蓝河的帐号,蓝河的号是之前春易老给他的,代替他的十区会长因为人手问题调到新服去了,蓝河的帐号就暂时交给他来保管。

  盯着不一样的人物模型,蓝河脑袋跟放空了一样。黄少天喻文州爱管他叫蓝河,春易老笔言飞他们就喊他蓝桥,时间一长他都快忘记他姓许不姓蓝了。

  想着想着又想到黄少天,其实刚刚那一会儿蓝河真的有那么一下被情欲昏了头,但理智还是压住了欲望——他本身就不是欲望强烈需要对着少女手办打炮的男人。

  诶…到哪儿和哪儿了呀。蓝河茫然地回过神来,看向电脑屏幕,确定好友列表里面“君莫笑”确实不在线就安下心喊人刷BOSS。


  “刷BOSS?”

  黄少天的声音突如其来地进入耳朵,蓝河慌忙转过头就看到仍然有些闷闷不乐的黄少天。犹豫了一下回答的却是牛头不对马嘴∶饿了没,要吃什么?

  “饿啊饿啊饿极了!”黄少天也没追问就点点头道∶可你又不让我吃能怎么样呢家教严啊规矩多啊!

  蓝河对于第二句充耳不闻,把电脑搁到茶几上就跑去做中饭,他早就决定了中午煮面条,翻了翻冰柜发现贡丸羊肉还有多的,冷冻柜的木耳魔芋海带小白菜豆腐皮千张结——

  火锅的材料够了。蓝河心满意足的关上冰箱门的时候刚刚烧的水也开了,他早就掌握了二人的食量,掂了掂手中的面条觉得差不多了就下锅。

  热气腾腾地扑在脸上,不一会儿就被熏湿了脸,蓝河倒了点油然后又拿出酱油味精和醋,倒这些调料全凭手感。

  就跟谈恋爱一样,重要的是感觉。


  煮好之后捞上来倒碗里就端了出去,那厢黄少天正抱着他的电脑津津有味地看着,蓝河下意识地就想去叫黄少天别看了,但转念一想——又有什么没看过的呢。

  随他去了。怀揣着不能明说的恶意的蓝河咬着筷子决定暂时不喊黄少天吃饭,看他什么时候才反应得过来。

  哧溜哧溜地吃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蓝河眼一翻顿悟了——真的等到凉了再来吃…那他还是会去再热一次等热了再给他吃的吧?

  这样想着蓝河还是放弃原计划,喊了黄少天吃饭,黄少天乐颠颠地应了一声就放下电脑踮着脚蹦跶过来。

  “穿上鞋子再说!”蓝河眼疾手快地护过碗,用眼神扫了眼被黄少天潇洒地脱在茶几旁边的拖鞋。黄少天眼睛弯起来笑得狡黠,蓝河还没反应过来黄少天就已经把他的拖鞋给勾到他脚边然后一进一蹬。

  蓝河感觉到从脚尖传来的寒冷回过神∶穿你自己的!

  “你的就是我的。”黄少天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去,趁着蓝河不备抢过那碗面条。

  蓝河磨磨牙吞下最后一口面条,心想——他才不会不跟一个病人斤斤计较!可是看向黄少天那么神采奕奕的模样又觉得自己吃了亏,磨蹭着终究没有穿上黄少天的拖鞋,只是径直拉开被子钻进被窝里取暖去了。


-tbc-

评论(12)
热度(69)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