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黄蓝】第十二年的消失不见

·粘着系+初音未来的消失的梗

------------

  第一年

  

  黄少天到G市的第一年,孤身一人又郁郁不得志。

  他的梦想成为一流歌星的御用词人,可是此时却连三流歌星也不搭理他。偶尔发几篇歌词到网上也是以几十块钱卖了出去,除此之外他靠在便利店打工赚钱,微薄的薪水完全不够在这种繁华大都市中生活下去,他过得穷困潦倒。

  租的房子破烂不堪加起来连10平米都不到,房东仁慈看他一个人南下打工辛苦,每个月几十块钱就租给他。

  房间内有一台老旧的黑白电视机,打开了不管怎么调台也只有一个CCTV1,他有时看着晚会上一个个歌星歌喉嘹亮觉得不需要灯光那些人都是光芒万丈的。这些荣耀也有他们背后的词人的一份付出。


  总会有一天受到万人追捧的,都等着瞧。

  他对着电视机这般发誓。


  第二年


  黄少天到G市的第二年,终于信服了那句话∶学艺术的孩子上辈子都是折了翅膀的天使。

  所以他才在原地踟躇不前,无法起飞。

  但是他碰到了喻文州,对方听他说完之后告诉他了一个地方并且对他说∶那里就是你的舞台,你该发光的。

  黄少天捏着写了地址的小纸条觉得手指都在颤抖。

  上面写着的是全球最大的电子歌姬的产商在G市的分部,电子歌姬他也用过,觉得声音太违和而且沙哑还吐词不清,高音的时候跟惨叫没有区别。

  黄少天想了想攥紧了纸条默默地把地址记进心里面。

  这之后他就像发了疯一样地工作,辞去了便利店的工作业余不再写什么歌词,找了一份正经体面的工作,空暇的时候就去打打散工,日常的时候省吃俭用。

  就这样,他攒了整整一年的钱。


  第三年


  黄少天到G市的第三年,总算是有了点希望的影子。

  他拿着张银行卡,上面有去年一年省下来的钱。他有些激动,又有些揣揣不安,进了恢宏的大厦里面被售货员领着去了普通区,很大众的一些电子歌姬,一个个耳熟能详。 

  他摇摇头∶我要的不是这样的,你们难道没有其它的吗?最好是限量贩的越少人用就越好了,这样才是最独一无二才是最配得上我写的词。

  售货员觉得真是人不可貌相,稍稍敛下吃惊的情绪迟疑地把他带到最顶楼,有些犹豫地为他按开电梯门∶这层楼的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歌姬都只能卖一次,但是价钱…

  ——哦哦哦在哪里快带我去看!哦靠我好兴奋我感觉每滴血液都在燃烧了!我相信我要找的一定在这里面姑娘你快快快快带我过去吧!

  黄少天迫不及待地打断道,一边说着一边冲进玲琅满目的货价当中。

  一个个数着,打量着。这些独一无二的歌姬是一个可以发音的娃娃和一个软件光盘配在一起的,盒子上有这些歌姬的姓名身高三围体重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个很小的按钮,按下去后透明包装下的娃娃就会发出声音。

  最后在货价的第三排中发现了自己的目标,视线打了个转到了娃娃旁边的人物简介。

  姓名∶蓝音春雪。

  黄少天细细地思量着觉得这名字真美。小心翼翼地伸手按下发音的按钮,就听到∶

  『你好,我是蓝音春雪。』

  声音感觉上温温柔柔的,声线明亮透了点阳光的味道,仅仅是听到就觉得对方像是少女小说里面穿着白衬衫一年四季都会安静微笑的男孩。

  干净又柔软。 


  黄少天感觉心里某根弦像是被拨动了一样,带着震动的余音萦绕在耳畔。心痒痒地看向人设——天蓝色的头发,发梢颜色稍深,眼睛也是天蓝色的,中间有深蓝的瞳仁,衣服是天蓝色和黄色的短袖,脖子上挂着个项链,下身是有些宽松的七分裤,扎在膝盖下面收紧,露出白皙纤细的小腿,鞋子是深棕色的小短靴,看起来可爱极了。

  黄少天招招手叫来了售货员∶我要这个!

  快要乐疯的黄少天根本没去听售货员讲了什么,卡一刷密码一输然后抱着花了他几乎所有积蓄的蓝音春雪回家。

  然后他问喻文州借钱买了台电脑,什么软件都还没来得及装上去他已经先把蓝音春雪给植入电脑里面,随着进度条到了百分百然后就看到屏幕一黑,上面出现几个大字还有一个二维码的小人∶

  『请多多指教,我是蓝音春雪^^』

  嗯,黄少天笑得把头埋在臂弯里,心跳如鼓槌一般重重地敲打着,就快要蹦出来了一样。

  请多多指教啦。


  第四年


  黄少天到G市的第四年,开始没日没夜地谱曲写词。

  黄少天给蓝音春雪设置了一个昵称,叫蓝河。也设置了让蓝河喊自己叫黄少。蓝河有人工智能的成分在里面,偶尔闲着没事跟他磕唠也是黄少天喜欢干的事情。

  他写了一首词然后自己凭着感觉编了个曲,他的吉他的水平不高但是凑个曲儿却是足够了。他调教发音调教吐息然后耗了三天终于把歌给整出来,他连夜打电话找了喻文州把人从半夜叫醒然后给人灌耳。

  一曲终了,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听到噗嗤的笑声传来,喻文州说∶来蓝雨吧。

  蓝雨是个很有名的音乐社团,不仅仅在同人圈内,甚至连很多一流歌星都有找过蓝雨谱曲作词,当中最出名的就是社团的团长——索克萨尔最为厉害,产量虽然低但只要一有曲子出现一定分分秒被列为殿堂级作品。

  黄少天答应了,自然是要答应的。这之后许多天,他就像抓到了仇人的把柄一样乐不可支,他觉得他已经看到了黎明的曙光,属于他的时代要到了。

  擅长PV绘制的郑轩,混音技术一流的徐景熙,还有负责特殊音效和后期处理的宋晓,完全跟索克萨尔一样的待遇。黄少天用夜雨声烦的马甲发表了第一首曲子。


  我们以后可要一直在一起了啊,我创作你唱歌就这么决定了啊反对意见不予理睬蓝河同志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我特许你发表一下感慨!

  黄少天在知道短短几天再生率已经破万的消息后立马啪啪啪地按着键盘敲下这些字。

  『好的!那就这么约定啦!』

  过了一会儿,屏幕上出现这行字幕,明明是个软件但黄少天仿佛真的感觉到了对方明快高兴的心情一样。


  一辈子,你唱歌我创作。


  第五年


  黄少天到G市的第五年,属于他的荣耀才刚刚开始。

  专辑大销,邀词邀曲的人络绎不绝,蓝雨自己的巡回公演的成功还有蓝河的一周年,能获得这样的成功蓝河占了一半的功劳,天生温柔平静的声音,就算唱起快歌也很带感,更别说一开口跪倒一大片的慢歌情歌。

  随着时间的推移黄少天发现自己和蓝河的关系已经不是人和电脑那么简单的关系,就像是朋友一样。

  又或者更深一些。

  

  第六年、第七年


  黄少天到G市的第六,七年,终于攀上了巅峰。

  夜雨声烦被听众封入五圣,而且所有曲子无一例外都是殿堂级,翻唱率高得吓人,蓝音春雪这个歌姬也受人喜爱,相关周边数不胜数不胜枚举,第六年出了一款蓝音春雪的定制手机,价格高昂依旧在短短以一个月内售罄。

  而蓝河也越来越像个人一样,听他发牢骚,然后安抚他,为他的生活作息列表,时刻叮嘱他不要熬夜,偶尔黄少天来了灵感硬是要立马搞出来蓝河却也没办法,他只有自动关机的功能,开机并不受控制。

  黄少天的爸妈打了通电话催他赶紧结婚,被他以工作正忙没有空余时间给拒绝了,其实是只要想到以后自己的人生要有一大半的时间要应付对方就觉得好烦。他早就把人生做好了规划,一条路笔直向前,他不会回头。

  第七年的时候,黄少天给蓝河作了一首曲子,专门庆贺他的生日,不是由蓝音春雪而是由他自己唱的。

  发布曲子的第二天黄少天的电脑背景就被换掉了,换成一个笑得灿烂的蓝河旁边还有两个字∶谢谢。

  比起总是记得他的生日并且年年都跟他恭喜的你,他也还是差很多。最该说谢谢的该是他自己。

  谢谢这一路有你。


  第八年


  黄少天到G市的第八年,过得顺风顺水。

  蓝雨迎来了新人卢瀚文,一个极有才气的小男孩,他拿着他的流木用蓝河作了首曲,成绩优异。黄少天抿着嘴笑嘻嘻地勾住他的脖子∶成绩不错嘛啊?有兴趣下次来比一把吗来来来PKPKPKPK!不过先说好,蓝河本少是不会让出的啊,以后你自己去找一个去别用他了啊听到没啊年轻人?

  卢瀚文撇撇嘴眨巴着眼睛一脸委屈,趁着黄少天不注意就对麦克风喊了一句∶嗷嗷黄少太过分了不让我用你!

  当时蓝河是在待机状态,被这嗓子一喊对话框立马就跳了出来了,紧接着就蹦出一行字∶

  『啊这个…小卢…抱歉,我也没有办法呢QAQ』

  嗷嗷偏心!卢瀚文不甘心地喊了句,然后一头扎进坐在床边看书的喻文州的怀里,黄少天在一旁吊着心终于安防下来笑得得意满满,喻文州揉着卢翰文的头发对黄少天笑笑。

  那时黄少天坚信日子就会这么一直过下去。

  没有理由,纯凭一腔信心。


  第九年


  黄少天到G市的第九年,有些下滑的趋势。

  电子歌姬已经更新换代了好几届,大众的那些系统也已经升级了,可是那些独家定制的却没办法继续升级,黄少天听着那些几乎跟真人没有区别的声音有些着急。

  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黄少,要不你也买一个新版的吧?』

  某一天蓝河试探性地开了口,但立马被黄少天拒绝了。

  他大爆手速,一会儿屏幕就被他刷满了。黄少天曾经想过如果蓝河到了现实世界该是怎样的人,大概是真诚善良隐忍待人友善的吧,可是黄少天第一次痛恨蓝河的性格。

  这一年里,他搬了家,搬进一个总算是像模像样的屋子里面了,搬家前一周他就已经喊喻文州他们帮忙收拾,只留了一小点东西下来,其余的都扔掉了。

  正式搬的那一天黄少天在楼下放着鞭炮,庆祝乔迁之喜,他看着噼里啪啦炸裂开来的鞭炮还有破碎成星星点点的火花觉得有些难过,如果蓝河也能看到该多好,不是静态的相片而是真真切切把整颗心都揉进去的喜悦。

  他觉得他好像得了什么病,不知道原因,但是很严重。

 

  第十年


  黄少天到G市的第十年,发生了许多重大事情。

  其一就是蓝河的厂商发布消息说销毁了五年前所有定制专有版的所有消息,黄少天看到之后给蓝河去了条消息。

  以后你就是本少一个人的啦哈哈哈哈!

  很快那边也回复道∶

  『一直都是。』

  黄少天扫了一眼然后忧郁地捂住心脏。

  完了,没救了。黄少天悲剧地想到。


  其二就是到下半年的时候最新版的电子歌姬席卷了整个圈子,黄少天到了事业的低谷,随着新版的出现,蓝河身上的弊端越来越严重,有粉丝提议让他尝试新的歌姬,可他就像是拿到礼物的小孩一样怎样都不撒手。

  其三就是圣诞节那一天,黄少天发布了新曲,人气惨淡。

  然后第二天,蓝河开始崩坏。


  第十一年


  黄少天到G市的第十一年,蓝河离开了他。

  起初他并不在意,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蓝河身上出现了许多初代歌姬才会有的问题,那时的蓝河就是一个破布偶,只要轻轻一扯就会支离破碎。

  黄少天打电话给公司,回答说他们也不清楚;黄少天问一些同样独家专有的购买者,回答说早就不使用那些了;黄少天问蓝河自己,可是怎样都没有回答。

  像要死了一样。


  最后黄少天迫于无奈决定卸载了他,卸载当天蓝雨的人都来了,喻文州唇边没有笑意,卢瀚文睁大了通红的眼睛,徐景熙他们别过头不想去看。

  『确定卸载?』

  『确定。』黄少天咬住唇。

  『加载中请耐心等待一到两分钟。』

  『温馨提示∶所有文件将会彻底删除,依然要继续吗?』

  『确定。』黄少天的手开始发抖。

  『正在卸载中……』


  『10%』

  黄少天想到了第一次对话的时候,蓝河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最好。

  『35%』

  黄少天想到了他生日的时候电脑屏幕被替换成了一个大蛋糕,对话框上的生日快乐历历在目。

  『58%』 

  黄少天想到了自己跟蓝河分享进了蓝雨时喜悦的心情。

  『73%』

  黄少天想起了蓝河当时努力劝说自己买新版的时候。

  『99%』

  人工智能的自我摧毁,说不清楚是爱还是什么在背地作祟。

  『100%』

  已完成。

  

  『黄少,谢谢你。』

  『但是,再见了。』

  这是来自人工智能最后的道别。


  第十二年


  黄少天到G市的第十二年,仍然孤身一人。

  -fin-

评论(20)
热度(73)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