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卢蓝】麻烦鬼

  1、OOC预警

  2、露珠小学生文笔

 

-----------------------------------------

  1
  究竟是怀揣着怎样的心情的呢?
  在听到自己一直疼爱的小辈告诉自己他有了喜欢的人后。
  正常人都会是欣慰又喜悦的吧,虽然自己也是如此,可是除此之外好像还有一种不知道该如何归类的心情掺杂其中,就像是嚼着甘草,明明是甜的东西反而让人察觉到苦。
  或许是不舍吧。

  蓝河这么想着便安下心来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眼角因此露出一条几不可查的细纹。他伸手拍了拍已经高过自己小半个头的少年的肩膀,“嗯,那是怎样的人呢?”
  少年闻言不禁红了脸,一贯清亮的少年音里少有的带上几分局促,“他是很好很好的人,嗯,为人温和做事负责…总之我就是很喜欢他对了!”说到这里他望向蓝河的眼神闪了一下,声音也蓦地变小,“我真的好喜欢他。”
  对方坚定又直白的回答让从小脸皮薄得跟纸一样的蓝河一下子就红了脸,看向对方却发现他也微笑着看他。蓝河捂住发烫的耳朵别过脸去。
  明明并不是跟自己告白来着。
  
  “嗯我相信小卢的识人水平!不过既然喜欢那你就去告白吧,我想,她一定也喜欢你的!”蓝河稍微平复了下燥热的心情然后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
  卢瀚文听了这句话喜笑颜开,黑色的眼睛多了几分光彩,明亮亮地吓人。
  “嗯!”

  一定要成功啊。
  蓝河看着说完那句话就跟自己匆匆道别的卢瀚文,然后在心里默默祝福到。
  他收拾收拾桌上的文件,哼着一首不知在哪儿听过的曲儿心情愉快地推开了网游部的大门。

  2
  男人过了三十还是处男就变魔法师。
  这是最近同工作室的好友们经常调侃他的一句话。
  一个部门的又跟他打了好几年交道的人纷纷成家的成家,恋爱的恋爱,就连出柜的几个也找到了可以厮守的人,零零碎碎算起来就只有他还是孑然一身。
  偶尔听着秀恩爱的也大不如以前还标榜着自己身为FFFFF团的光荣团员时来得那么鄙视。大约是心态改变了。
  “大蓝就是单纯的高冷嘛。”某次食堂吃饭,入夜寒这般判定。不怎么对陌生人热情,他之后又补充道。
  正好听到对话的卢瀚文在一旁问他∶难道真的没有喜欢的人吗?总会有一个吧?
  卢瀚文一嗓子来得突然,富有穿透力的声音一下就招来一食堂的注目礼。
  一旁的蓝河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张熟悉面孔,就跟做梦一样,所有的脸在醒来后都将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他诚实地摇摇头,没有。
  满口塞满青椒土豆丝的入夜寒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什么可是谁也没有听清,反正左不过损他几句罢了。
  只是卢瀚文沉默了下来,明亮的双眸直勾勾地盯着他看,蓝河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但是看着卢瀚文却也什么都不好说,只能默默地扭过头有些难堪地挠挠脸颊,他真是越来越弄不懂现在小孩子心里想什么了。
  也不知道卢瀚文究竟是怎么了,最后那顿饭吃得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蓝河和入夜寒在一旁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后还是姗姗来迟的梁易春打破了这个僵局。

  “我吃好了。那……我先回去了。”
  还没等梁易春坐下来,卢瀚文就低着个头闷闷地说完这句就把碗一推就走掉了。
  愣在原地忘记放下手中的盘子的梁易春傻傻地目送着卢瀚文跑出食堂,然后抿起嘴唇看起来挺无辜地问道:“我怎么了?”
  入夜寒起身拍拍梁易春的肩膀,“小孩子有点心事,放心吧,不关会长你的事。”
  梁易春闻言露出一个欲言又止的表情,讷讷地点了点头然后坐到餐桌旁边。于心不忍的蓝河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梁易春的碗里,“别理他啊大春,小卢大概是……嗯,大概是觉得今天的饭菜不好吃吧哈哈哈哈……”
  正咬着红烧肉的梁易春有些纳闷,心想蓝雨的饭菜一向都是如此卢瀚文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这件事的。

  那之后谁也没有再提过这件事情,但蓝河觉得,卢瀚文变得奇怪了起来。
  
  3
  一天内都可以听到蓝河在哼那首不知名的曲子,连着不知第几个人问他那是什么歌了。
  
  “哎,蓝哥你整天在这哼啊哼啊都是啥呀?”系舟数着一个果盘的口香糖然后看向蓝河问他。
  蓝河伸长脖子“嘿嘿”一笑,“我也不知道,就开心…随口哼哼的而已……倒是系舟你在干嘛?”
  系舟伸手抓了一大把口香糖,然后手一松,那些口香糖纷纷落在果盘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想跟个妹子告白呀嗷嗷嗷嗷可是那妹子有男神了QAQ”
  
  那你没戏啦。

  蓝河吞了口唾沫还是把那句话憋了回去,人家系舟好不容易喜欢一个姑娘,也懂得患得患失了,这不是个好事情嘛,没事不要这样打击别人。这样想着蓝河温和地笑着,“嗯!你加油!”
  系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绝望地拿手挡住脸,“蓝哥你说我能成功吗?能成功吗?哎哎怎么想都不会成功啊对吧!?”
  纠结还有不甘心都明显地摆在脸上了,蓝河走过去坐到系舟身旁心想自己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东西要说安慰他大概也不够格吧。犹豫了一会儿蓝河也什么都没说,而一边的系舟却开口了。
  “我挺麻烦的吧蓝哥……啊……我也觉得我自己好麻烦啊。”系舟闷闷的声音从手掌中传来。
  蓝河半晌没有回答,只是单手抱住膝盖然后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圈着膝盖,若有所思地盯着那些散乱的满盘子的口香糖。
  系舟半天也得不到回应不由得看向蓝河,然后拿手戳了戳他的肩膀,“干嘛啊蓝哥,如果要点蜡安慰的话还是算啦……不成功就…不成功呗……”
  蓝河摇摇头,“没呀,我觉得你一定能成的呀。”
  系舟听了这句话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伸手推了推蓝河,“蓝哥还是你会说话一些,果然跟你说话就是舒服一下哈哈哈。”
  
  蓝河没说话。
  这并不是什么安慰的话,而是他真心实意的祝愿。

  4
  晚上的时候蓝河没去轮班,就闲着在家,也不想上荣耀,就窝在沙发里。原本计划的是就这样熬过一晚上,如果有事情需要他帮忙他也可以去帮帮忙。
  结果……
  到十点了也没有谁来喊他上荣耀。
  
  蓝河自然是乐得清闲,毕竟今天一天的信息量太大了一点,他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消化。
  对……消化消化。
  
  抱着这样的想法蓝河划开了手机屏幕。
  
  『您有一条新短信』

  蓝河挑眉,点进去。

  「团长我晚上来找你好不好=3=」

  发件人是卢瀚文。
  蓝河望向时间然后扶住了额头,这都是一个小时之前的事情了,现在回复的话也没有什么用了吧。
  可是如果对方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这样也不太好啊,蓝河想到之前的对话,担心地想着是不是卢瀚文告白出了什么问题。
  越往深处想蓝河越是肯定对方一定是要告诉自己告白的结果了,一想到这里蓝河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点也不想知道。
  装作不知道吧,就装作手机没电了。
  
  心里乱成一团乱麻的蓝河完全没有自觉到自己的反常。
  不如说是不愿意察觉到自己的反常。

  5
  蓝河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喜欢的人长什么样。
  蓝河也不是没有想过跟自己度过一生的人长什么样。
  以前不了了之的东西仿佛突然有了结果,所有的结果都指向一个同样的答案。
  那就全部都装作不知道吧。

  蓝河拖着一袋垃圾闷闷地推开门穿着拖鞋走出去丢垃圾。
  却不想原本好好的在路灯下的垃圾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那个身影看到自己然后动了动。
  记忆中年轻阳光的面庞变得有些不一样,原本明亮黑白分明的眼睛可以看得到一根根血丝,总是上扬的嘴角也没力气地耷拉着,牙齿咬住下唇很不甘心的模样。

  “小卢?”蓝河惊讶地问道。
  他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见到他,一下子心里有些尴尬,只得放下手中的垃圾。
  明天应该会有人收走的吧,蓝河想了想放下心走过去。

  还没靠近就听到对方有些嘶哑的声音。
  “团长……我想了好久……真的想了好久,我果然还是…怎样都说不出口啊告白什么的,团长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啊……犹犹豫豫总是下不定决心……”
  蓝河不怎么擅长安慰人,想了想说出去的安慰却全变味了。
  “没关系的你哪会有黄少烦。”
  说完蓝河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哪有这样说自己偶像的。
  
  不过效果拔群,野生卢瀚文立刻笑了出来。
  笑了好一会卢瀚文眼睛又恢复成了黑白分明的样子,他笑嘻嘻地看着蓝河,“团长喜欢黄少吗?” 
  蓝河点头,“喜欢啊,偶像啊那是。”
  “那我呢?”
  “……”
  蓝河一噎,心想这是什么节奏。
  “喜欢啊,你可是我们蓝雨的队长呀!”
  
  卢瀚文有些失望,却不气馁,“那是怎样的喜欢呀?”
  蓝河被问的脸都红了,心里一边骂着自己不成器嘴上还是忙着应付那个问题,“真麻烦喜欢就是喜欢啊。”
  卢瀚文更加失望了,但依然不气馁,“所以团长还是嫌我麻烦啊刚刚不是说我不麻烦的嘛……”
  “好吧好吧你不麻烦……”蓝河被问得骂娘的心情都有了,某些情绪像是被揭开来袒露在视线底下一样,这让他有些焦躁。
  卢瀚文再接再厉,“嗯那我问问题你不能嫌烦哦!”
  蓝河点头。
  “第一个,团长有喜欢的人吗?”
  这什么问题啊,蓝河被问得有些心烦,“没。”
  “第二个,团长之前说的喜欢是什么喜欢?”
  什么逻辑啊,蓝河被问更加心烦,“就是喜欢啊!”
  “第三个,跟我是一样的喜欢吗?”
  “……”
  卢瀚文的眼睛亮得跟一点一点的星星一样,明明只是看着对方的眼睛蓝河却觉得什么都明白了。
  原本他还只是脸红,现在连耳根都红了。
  原本隐秘的某些东西现在仿佛一件件都暴露出来。
  蓝河垂下眼睑,勾了勾嘴角。

  “麻烦鬼。”

 

  -fin-

评论(9)
热度(84)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