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

【也许是奶次杏】人鱼paro1

*attention
又名《奶次养了一条人鱼本来以为一无是处但是出乎意料的还是有派得上用处的地方呢》
看了神奇女侠开的脑洞
脑洞如龙卷风,有可能说走就走(。
依然我流杏和作者给了小哥哥ooc的权力

------------

深海里有条小人鱼,深受陆上童话的荼毒,朝思暮想成为人。
小人鱼名叫杏。

杏从小没见过自己的母亲,据族长的说法,母亲受了人类的迷惑舍弃了鱼尾换成了双腿到了陆上,和一个人类男性交尾生下的她。
母亲极为喜欢陆上的杏花因而给她取名为杏。

杏想知道,母亲喜欢的人类男性是什么样子的。
族长说很丑,人丑心也丑。
杏摸摸自己的脸,显然赞同这个说法,族里的人都说母亲是这海洋里面最好看的。
怎么到了自己就?

但是杏又不相信母亲会喜欢一个丑陋不堪的生物,杏觉得,那个生物一定有独特的迷人之处。
就像鲨鱼尖利的牙齿,鲸宽厚的脊背,海豚优美的声音。
还有最近很招年轻的人鱼喜欢的蝠鲼,那双跟鸟儿似的双翼。

抱着这样的疑惑终于等来了成年,领到了四海通用的成年证,杏找到了族里的巫师,用自己攒了十几年的珍珠换了一瓶能让鱼尾变成腿的魔药。
杏开心地拿着药,迫不及待地跟巫师分享自己的喜悦。
“聪明的巫师大人,你说人类是什么样的呢?”

已经活了几百年的巫师靠在巨大的蚌壳上,闭着眼睛看都不看她,回答,“邪恶的诱惑。所以我的小宝贝你可得小心了,陆上的生物比不了我们海里,那陆上越是艳丽的越是邪恶。”
杏有些茫然地点头,道谢之后就攥着魔药游走了。

越是艳丽越是邪恶……
母亲难道是爱上了那个人类的善良?

杏有些高兴地想到,为自己的父亲也许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生物而高兴。

因为这个讯息而变得雀跃的杏不由得扑棱了下鱼尾,想看看人类的念头更加强烈了。
杏不断地往上游,奋力地摆动着鱼尾,终于浮出了水面。
漆黑的夜空如同幕布,明灭的星星点缀着天空,云朵遮住了月亮,偶尔有海鸟的叫声,忽远忽近的。杏张嘴猛地吸了一口空气。
不会被呛着的感觉,真好。

杏努力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四下张望,发现在不远处有一座小岛,杏朝向那座岛屿游过去。
游到快靠近沙滩的时候,杏靠着礁石停了下来,摸出魔药,深吸口气,一口喝下。

一开始没有什么感觉,过了一会儿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从尾巴开始像是被撕裂一样,杏支撑不住软软地靠着礁石晕了过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杏皱着眉头渐渐转醒。
天空已经变成碧蓝的颜色,星星也不见了踪影,只有云朵和太阳挂在高空。
杏下意识地挥动了鱼尾,发现鱼尾已经变成了两条笔直的腿。杏赶紧上岸,然后甩了甩双腿。

(真的…变成…人了!)

杏低头四下环顾自己的腿,平常没太多表情的脸也因为激动而熠熠生辉。
杏用力地蹦了蹦,然后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腿。

(痛!是真的!)

沉迷在实验这双腿的杏完全没有意识到此刻的她全身光裸。

不,人鱼本来就不穿衣服的。

毫无意识的杏还在光着身体兴奋地转圈。
按照套路,该有人看到了。
于是,就有人的声音传到杏的耳朵里。

“哇~这里有个女变态诶~可——怕——”

杏大惊,望向声源。
一个黑发的人类坐在不远处的树荫下,正,看着她。
杏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见人类,以往都是隔着深深的海水模糊地看。

好纤细啊,原来人类都这么纤细吗?
杏捏捏自己的胳膊打量着那个人类,就体格而言,那个人类和绝大多数人鱼比起来的确是非常纤细了。
因为杏并不是纯种的人鱼,体格相比正常人鱼是纤细不少。
第一次看到这样和自己差不多体格的生物,杏心底不自觉生出亲切感。
杏有些开心地朝那个人类走去。
坐在树荫下的人类动也没动,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她。杏并不知道对方已经打算随时呼叫护卫,过来抓捕她这个“变态”了。

那时杏心里还为这个人类男性没有被她吓跑而开心。
杏也并不知道,她这样子是不可能吓跑人类的。

慢慢靠近那个人类,杏站在对方面前,思索着以前学过的人类的语言,弯下腰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能够见到您是我的光荣,初次见面,我是杏。”

杏说完之后回想了一下书上看到的人类的见面礼,杏单膝跪在对方面前,执起对方的手,然后轻轻地吻了一下对方的手背。
是这样子吗?杏有些犹豫地放开对方的手心想,人类的礼节还真是奇怪。

对面的人惊讶地睁大了他的眼睛,杏这才看到对方的眼睛是血液的红色,剔透的红色。杏呆呆地看着对方的眼睛有点儿着迷。
在深海之中鲜少见到过这般漂亮的眼睛,杏曾经认为眼睛的颜色应该是黑色才好看。
想着想着杏自惭形秽地低下头,想起了自己平淡无奇的水色的眼睛。

一低头就才发现这个人类全身都被东西包裹着,杏不是没有见过,人鱼里面最厉害的那条远游捕猎的时候就会全身包裹起来,哪怕是杏,离开人鱼的集聚地也会用贝壳做成盔甲包裹自己的前胸。
贝壳越坚硬越是证明一条人鱼的地位之高。
可是眼前这个人类身上覆盖的东西却丝毫看不出坚硬,相反异常柔软,上面还有着杏从未见过的图纹,而且不只上体,就连下体也被同样的东西覆盖住了。
这种东西能够护住他的性命吗?杏有些不理解。
但是不可否认,那些柔软的盔甲可比她们的贝壳要好看得多。

“喂——”
突然,杏的脸颊被捏住,那个捏着自己脸颊的人类嘴角擒着懒洋洋的笑,上下扫视着她赤裸的身体,“你不会想问我借衣服吧~不借哦~我才不借给女~变~态~”

衣服?变态?杏在心里默默地重复了这两个陌生的词汇,不解其意。

那个人类捏着她脸颊的手在她思考的时候滑落到了她的肩膀,他眯着眼睛依旧那副懒洋洋的模样,“比起那些,你再靠得那么近,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哦~顺便一提,我可是不会对一个变态负责的~”
说着他露出了尖尖的牙齿。

杏完全没在意那个尖尖的牙齿,倒不如说有这样尖尖的牙齿才对,不像她,因为没有锋利的牙齿只能吃海草。杏的关注的全在话的内容,或许鱼真的都挺傻的,才两句话而已杏已经迷茫的不知所措了,杏不知道对方让她不要靠近是不是讨厌她了,也不知道对变态负责是什么意思,但她还是和这个人类拉开了距离。
“对不起。”杏小声地低着头道歉。

人类可能不太喜欢贴得太近吧,杏惴惴不安地想到,要不要再走远点呢…

在人鱼里面,陌生的人鱼见面往往都会鱼尾交缠,两条鱼贴得极近,那是在确认彼此的来意。但是也不是所有海洋的生物见面都会如此亲密热络,也有见面跟仇敌一样的存在。

杏有些懊悔自己的莽撞,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的对方的脸色,企图看出个所以然。
然而遗憾的是,作者并没有给她可以从对方眼睛里读出一切的技能。

好在那个人类表情依然没什么变化,他打了个哈欠然后指了指身上的东西,“把它解开吧~然后你自己穿上,待会容易害羞的小弟就要过来~看到你会被吓坏的吧~哈啊…好困……”
他一边说着一边动手做了个示范。

“这样啊…”杏一脸严肃地点点头,然后谨慎地伸出手学着对方刚刚示范的动作然后解开了衣服……的扣子。“好神奇的机关!”杏感叹。
当然,可爱的小人鱼压根就不知道那个圆不溜秋凹凸不平的小东西名叫扣子,她只是把这个当做对方身上盔甲的一个小小的机关。

顺利解开了所有扣子机关之后杏有些激动地看向对方,邀功似的问道,“是这样子的吗?”
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慢悠悠地将视线从杏的胸部移到脸上,他手撑着地面然后坐起来,另一只空余的手点了点外面的长褂,“脱下来~”
杏还是知道脱的意思的,她没想太多,半跪在对方身边然后伸手把衣服给扒了下来,扒了一层里面还有,白色的松松垮垮系着蝴蝶结的衬衫,杏并不知道这个白色的东西是什么只是感叹于人类“盔甲”的厉害。
对方学着她的样子也半跪在她身边,然后从她手上拿起长褂,给她披上,指着袖套,抬起她的手,“穿进去。”杏不明白这个人类为何要把盔甲给她,但还是乖乖照做。

套好之后,杏茫然地看着对方,他仍然是懒洋洋地下着指令,“扣上。”一边说着一边给她扣了一个,杏也照做。快扣到大腿的时候被对方拉住了手,杏乖乖的没任何反抗,任由对方半拉半推地把她推到树荫下,然后拉着她坐下。

这是什么?人类表达友好的方式吗?
正当杏疑惑着,那个人类以非常自然熟练的态度,躺到了,杏光裸的腿上。
长褂只扣到了大腿,然后就从大腿处敞开,黑发的人类闭着眼睛讲半张脸都埋在腿缝间。

(??????)
杏不敢动弹,手也悬在半空中不知道该放哪儿。

“这是我借你衣服的补偿哦~老老实实的不要动~”杏看不见对方的脸,但是能感受到对方呼出的气息喷在自己的腿上。

杏鱼脸懵逼。

评论(14)
热度(159)
lo主有病,小心慎fo

关注的博客